wlft的主页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670

项目等级:Eucild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应在不泄密条件下保证对全部数量的SCP-CN-726-1及-SCP-CN-726-的衍生物(强化型药剂M-CN-03“破茧成蛾”与抑制型药剂M-CN-04“断腕”)的完全控制。处在基金会控制下的SCP-CN-726-1应择地建立由Site-CN-34管理的异常生物研究中心进行收容,并对外继续伪装成混合农业园区。M-CN-03及M-CN-04应保存于Site-CN-34的Safe级异常收容区域的不固定收容间内并伪装成普通异常,但仍需严格遵守4级“魔盒”安保协议。上述收容措施中应安置一定数量的“Insulated-blood”微型电子信号屏蔽仪以防止破碎之神教会的袭击。安保小组若接到基金会高层的威胁指令应立刻执行“魔盒”协议中的“希望”程序。原SCP-CN-726已被证实生理死亡并被重新编号为SK-POI-005,曾与SK-POI-005有任何形式接触的普通人类都应被C级记忆删除以保证经重新编号的SCP-CN-726的绝密性。其余详见《“血荐轩辕”协议书》、《关于欲肉教异常收容办法(第5版)》、《CN分部特殊药物使用临时说明》。


描述:

附录:

评分: 0+x

你今天很烦躁。

今天你的手指被雨伞伞骨划破,流了好多血。

今天你因为作业没有完成被老师骂了一顿。

今天你暗恋许久的人终于是拒绝了你。

今天你家的猫小黑还跳到你的电脑上,估计是被黑色的字符和鼠标吸引,把刚写的文档变成乱码。

于是乎你抚伤哀叹,象征性地揍了小黑一下,用包着创口贴的手指清理文档里的乱码,顺着琐碎的灵思修修补补故事的内容,改完了才想起原可以用历史记录恢复。好吧,你哀怨地再一次浏览着你的沙盒。


暗夜惊动,黑暗坠入裂谷,在这格洛里亚最为高耸的山脉与最阴暗的山谷所纠缠处,连月光与夜本身都飞不入万年雪,浸没不了黑暗的教义。伊姆纳西克拉普索(Luminosicollaps),意为光明与黑暗之巅,于历史的演变下变成了如今的写法。它就像它的名字一样长,把整个格洛里亚分成东与西两部分。从群鸦的视角俯视大地,破碎崎岖的山脉仿佛两只巨兽在交合,黑白大蛇互相吞噬对方的结尾。曾有无名的诗人说:破碎了山脉刺破更破碎的天空,这里必将诞生一个死神。由于荒芜而环境恶劣,且因那大山中无尽的魔法宝石,这里一直是西德萨流放犯人来采矿的地方,历代的罪人在山东麓建立了罪城巴鲁斯,那也是格洛里亚最混乱与贫瘠的城市。被遗弃的人流传了这样的野史神话:

很久很久以前之前,圣城西德萨方建立之后,美第奇的第一任家主西德萨便虔诚地为光辉神建立了一千神祠。在光辉神的旨意下,抵御了永夜的第一次侵入,用黎明之矛刺入一名斯泰吉安的心脏。他向梅尔斯祈求与一千座圣城一般大的肥沃土地。于是梅尔斯降临,祂要求美第奇家族献上画画的材料。

西德萨献上飞龙的心间血以为红,海妖的眼泪以为蓝,金银蜂的王浆以为黄,生命树的汁液以为绿。但西德萨的弟弟巴鲁斯受了萨亚的蛊惑,以为光辉神要用画中的土地欺骗美第奇家族。萨亚从地狱之火中展翼复苏,取下自己骨翼上的一根骨刺变作一支被诅咒的画笔,她说:“记住,神也欺骗。”

于是笔和颜料一起被献上。梅尔斯在没有影子的画纸上画上未被开垦的草原,森林,湖水。因为与永夜对决而劳累,被诅咒的画笔不慎划破了手指。祂流了两滴血于画中。

祂并没有愤怒,但神的血引来了混沌中的光明大蛇伊姆纳西特(Luminosity),黑暗大蛇克拉普索尔(Collapsar),它们是初始两条已逝大龙的后裔,以神和世界为食。它们咬住刚画完的画卷,把土地分成两半。伟大而神圣的光辉只是说:“混沌蒙蔽的你们,将永为我子民的守护。”黑白大蛇便化为了山石。梅尔斯仁慈地将蛇躯留下,也留下了无尽的矿藏。祂便把画较大的碎片往格洛里亚的边境抛下,一下幻变成了七百圣城大小的土地。祂把较小的一片放在伊姆纳西克拉普索山下,祂说这里有祂两名新的子嗣,将传承祂画之神力,要求美第奇守护他们直到他们将出世。

西德萨知道真相后极其愤怒,他把弟弟钉死在开花的紫荆棘中,并把巴鲁斯一脉流放到伊姆纳西克拉普索山脚去看守画卷。由于王国所有的大力士也无法移动画纸,于是人们就在其上建立城市,把它收容在罪城执政者城堡的某间暗室中,并由罪人的后裔管理此地的矿产。此后格洛里亚在肥沃的土地上发展,也于之后统一了南境。

而今此地的美第奇家族比于西德萨的还要式微,这里早少有新的犯人而全是恶徒的后裔,比经济上的压迫更黑暗的是执政的不公,而此刻城堡里有暗风涌动……

若是夜太寂静,鸦雀也缄默,注定将会有暴风雨践踏黎明……

此时正是在巴鲁斯的山中城堡里,少年和少女闪现在隐蔽的密室里。仿佛是来自童话里的一对,少女有如同真正公主的气质,少年则似一位骑士。他们有着闪烁的眼睛,但那少年,左眼徒余银色与红光。少女叫百,少年叫零,除了神,没有人知道他们以后会拥有如何的能量。

“我是说,既然我们发现这个新的世界,就要来这儿看一看。如果这里充斥着光辉,我们就能在更美的地方住下,如果这里是永夜,那也想办法也改变这里。当然……我不小心把我们家烧了也是原因。”百的身边一个水晶球漂浮流转,她低头,零的视线也随她,看见她雪白的腿,还有她脚下那一幅密密而模糊的画。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并不知道,那就是他们的世界。

“那里有出口!”零挠挠头,把目光移向那布满蛛网和裂纹的墙上,一道巨大而深暗的裂缝,恰通人。这城堡的建造者不会想到,尽管他们未给暗室留下入口以绝后患,但千百年的雨蚀风侵,虫咬鼠噬,已有了一条巨大的通道形成,通往山中城堡边的山崖。风声流从中传来,两位少年向外走去,新的传奇就将开始……

洞暗,偶而传来一些啮齿类动物的跑动声,零的左眼开始发光,如红色星影摇曳。

终于,他们看见天空扑面而来。淌入夜色如水,脚下是深崖,越过群山却见城镇的夜市灯光点点。是的,巴鲁斯最精彩就是那混乱但繁华的夜市。“我们飞过去吧!”零说。

百正欲拧住零的耳朵问他没有翅膀怎么飞,却见零拿出银色的笔,在他们的影子上画了两对翅膀。一下子他们的身体上也出现了巨大翼展。“这种程度的魔法我只能维持半个时辰,快走吧。”

“好吧差点忘了你会这一手……”百嘟囔道,“可,可为什么我的翅膀是骨翼啊!”确实,与零那对光明的羽翼相反,百的身后是一对阴沉沉的骨翼,如同揭示了他们与命运的命运关系。

“那我带你飞吧。”百的耳畔传来话语,她感到自己被一双手搂住,腾空……

“你个混蛋,就算是骨头翅膀我也可以自己飞好不好!”……回音渐息,偶尔惊动几只乌鸦的影子……


你看完了,觉得还行,但感觉对话还待修改,等发出去再征询意见吧,你想。

你又想起了故事本身,小吴欺骗了小黑,百分比欺骗了基金会,基金会和永夜欺骗了上层叙事改变自身,设定且一般般吧。

又想起永夜,真难写啊,等这个系列完结后,下次宁写图书馆也不写永夜了。

你又飘渺地想起现实和文档的那若有若无的联系了,应该……她不会介意以她为原型创造的人物出现,还在故事有了一个比现实更加奇怪的结局吧……

你发觉自己可笑的情感与妄想,此刻回首,宛若庸俗文艺般不真实,莫非……我正是上层叙事创造的次级叙事者,所经历俱为虚妄?你摇了摇头,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你相信即使是上层的神,也无法左右你的每一个想法和决定,这个念头荒谬而突然地跳出,却异常坚定。

你想到故事中的人物了,小吴和百分号,他们重见时会想些什么呢,做些什么呢?

当她本月第二十二次站在世纪安保大厦门口愣神观望来往的车流时,不知觉间夜幕便织下。都市的黑暗总是这样抛弃群星,如是,夜也孤寂,星也孤寂。这时她看见了他,是突然发现他正闯入她的视野。惊讶,怀疑,狂喜,自我否定,浸没在一字苦潮的涛声飞溅之中,倘不知眼角酸涩滚落之物为何。

是Dr.Wu,此时他不知为何回归了十六岁的身材与容貌,皮肤变得不正常地雪白。如是身上那似乎是刚买来的新衣看似极不合体,与脚下已然磨损的严重的鞋形成极大反差。他的眼神似乎较真正的少年多了一丝沧桑,但细看才蓦然他的左眼已经变成了金属的假眼,有着质地不同的反光,他说:

“好久不见!我是Dr.Wu。”

“请证实你的身份!”Percent一下子警惕起来,抽出她的员工手机,微型扫描系统和武器系统激活。Dr.Wu叹了口气,也拿出自己的ID身份卡挥舞。Percent依然面无表情地开启扫描,虹膜匹配,指纹匹配,ID卡匹配。

这时突然远处天空光火灿烂绽放,爆破声响传来,Dr,Percent一惊,看向远处绚丽烟火烂漫的夜空。花火扩散弥漫如雾却又瞬间聚合成熟悉的轮廓:“Percent生日快乐!”

“我炸了教会的一个分部,没能在几天前回来真是抱歉,算是迟到的祝福吧,星星没有,烟花代替……知道这里不能放烟花,所以黑了所有的摄像头,被改造后我感觉比一个特工还强。处分就处分吧,大不了你们再来个全城记忆删除。”

Percent突然生气起来,冲上前去捏住他的脸:“变成小学生,哦不对,中学生了不起啊!我可是知道你是不可能炸救你命的人的,估计又是什么掩人耳目的伎俩,假装炸了就没人知道你做了什么py交易的。跟你说了不要骗我!算了……回去你得报告发生了什么,还要做心理评估,自己想想怎么应付吧。对了,星星就是星星,你欠我的不要想着蒙混过关!”

……


以下不是正文内容!!!


他站在台阶上目送着马车远去,而后转身走入了大门。同他拇指上的扳指一样,这扇高大的门上曾附着镀金的狮首像,双眼是被分成两半的整块红宝石,在阳光下栩栩生辉。要知道,红宝石原产地可是在极北的特怀修勒,因此关于这块石头的来历有种有趣的典故。

传说那位为宫殿制作设计图的大师是位百花教堂的苦修士,“请将我的眼睛嵌在这座可目睹东方第一缕阳光的宏伟建筑的大门上,我要亲眼目睹神的奇迹降临在神圣的西德萨城。”——但是有谁真的信神呢?美第奇公爵对此不以为意,但就在他入住宫殿的第一夜,他听到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让我看这圣城,记住,不是西德萨因你,而是你因西德萨而不朽。”

醒来的美第奇公爵为梦中的神谕不可思议,但他仍决定遵从。当然他不可能真的将那位苦修士的眼睛挖出来嵌在门上,取而代之的则是金狮和红宝石制成的眼。

但那终究只是个传说罢了,百年前的人与事都已化作历史车轮上的尘埃,也许他那位祖先只是不幸罹患了癔病。“美第奇宫的每块砖头缝里都隐藏着一段历史悠远的故事。”不少诗人都曾这样感慨过。但是现在那里只留下了一圈浅浅的白痕,早在征战特怀修勒前,那个硕大的装饰物便被整块拆了下来,连带着周围的金纹一起,投入了熔炉之中,充作军费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