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米亞爾的工作室、作坊,隨你怎麼說~

"喵安呀~"

"麻煩下次請先敲門好嗎?"臉上還帶著難為情的苦笑。

"別忘了,我可不像你呀!"她拉開抽屜,貌似在找些什麼似的。


她將桌上的文檔在你面前從左至右滑開…

"好了,你要看哪一份文檔呀?"她抖動了下她的耳朵,但是你從她微微上揚的嘴角看出這些文檔並不是全部。


她疲憊的攤在辦公室的椅子上,看著手機一則又一則的訊息,祈禱著能有什麼好事發生,可映入眼簾的又是某時某地又有新的skip出現了。漫不經心的看著訊息,而眼皮隨著滑動愈加沉重。她終究敵不過睡意侵襲,眨眼間的黑暗朝她襲來…


再次張眼時,她仍在辦公室,而一名陌生的研究員走了進來,手上拿著她愛吃的泡芙,奶油的味道在房間裡傳開。

"亞爾博士,您在做什麽呢?再過半小時就要開會了,Feather 特工特地用奇術讓我趕過來了呢—"

她那對毛茸茸的獸耳抖動了下,但臉上的表情可不像耳朵那麼可愛。

她將藏在灰袍子裡的短刀藏在右手的袖口,起身向研究員走去

研究員並沒有感到一絲不對勁,並繼續說道
"她還要我帶上泡芙來給您—"

短刀的溫度在他的脖子上傳開來,而她瞳中的殺意卻又使短刀變得更加冰冷…

她的視線掃過了他的全身,聞了下他,拿起了奶油口味的,收起了短刀…
"你是誰?我在哪裡?"

研究員臉色蒼白的倒坐在地上,不知道該說什麼或做什麼,而她看見那張被恐懼、無知充斥的臉,表情無奈的再次抽出短刀…


她睜開橘紅色的雙眼,這裡依舊是她的辦公室,研究員走了進來,手裡還拿著奶油口味的泡芙,但看起來不怎麼吸引她了。

"亞爾博士,您在做什麽呢—"

她起身,慢走到研究員的面前
"你叫什麼名字?"

"啊?███ █████,您不記得我啦博士?咱們昨天還出去吃飯怎就不記得我啦?"

她壓著混亂的思緒,擺著撲克臉問道"昨天我們做了什麼?"

研究員一臉疑惑的歪了頭"您這是在開玩笑吧?博士?我們昨天不就是去████餐廳吃飯,然後我送您回家嗎?"

"不,我們去的是Area-CN-16的餐廳,你說的是前兩天的事"她不確定自己剛說了什麼,也不記得有這事,唯一確定的只有…

"我是Woemyar沒錯吧?jor?"這一次感到疑惑的是她,但還是沒有jor thero來的疑惑。

jor帶著臉上的困惑走出房間外,看了下門上的牌子,上面寫著"沃米亞爾博士的辦公室"以及"安全等級:Euclid"

"Euclid?"jor的假設開始在腦中構築"這裡該不會是收容室吧?"她站在jor的背後輕聲說道"也能這麼說,除了我,誰平常會待在這裡面"她承認了。

"您曾經是個項目?"jor站在門口看著眼前的這位博士

"不,是差點成為項目"她的嘴角微微上揚,坐回了椅子上
,在抽屜裡找著什麼似的。

她繼續說道"當時我原本會成為SCP-CN-███,作為一個Euclid級別的項目來研究"



"…."

"等等,那你怎麼知道這件事的?"他還是開口了。

"為何不問問你身後的狐狸呢?"她回答—

"啥—"在打斷彼此的話後,她在jor轉頭之後,打斷1了他接下來的提問。


你從黑暗站起看了下四周,你仍在Woemyar博士的辦公室,書櫃上的文檔依舊雜亂,桌上的文檔也沒有任何改變,只是眼前的主管換成了,一隻有著狐狸耳朵六條尾巴就差一幅面具讓人誤以為這是什麼狐妖的cosplay。

"看來她又拋鍋給我了是吧?"狐狸看著你說著。

"也是啦,畢竟她本來就不打算親自跟你講關於那件事的完整經過。因為她很懶,雖說我也沒什麼資格說她就是了~"擺出一副慵懶的樣子向後倒坐在了原本是你上司的椅子上。

"我是誰?麻煩把她的名字倒過來拼"手裡握著一把令你感到熟悉的短刀。

"是是,我要開始講了,你該不會要站著聽吧?"

"….等等,我要說啥?好吧,我想一下。關於項目的事,對吧?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時間久了事情就記不清了好嗎。不鬧了,關於那個項目的出現與一個天真又天殺的孩子有關"他的尾巴擺動著。

"是的,是他創造了我,只用了他的喜好與想法,在一片虛無中創造出我,而又將我棄之不顧丟在他幻想的世界"他起身,朝著你走去…

"我覺得提醒你一下好了,我們現在是在你腦袋裡,而非我所講述的世界,所以麻煩放下手中的格洛克,它對那些想法不管用的,就算你用奇術也一樣"打開了門,走進了一片黑暗之中…


一樣的辦公室,一樣的人們,她坐在椅子上享受著甜美的泡芙,而他昏倒在假毛皮製成的地板上,面朝地。

"看來你下手不輕呢"倒在地上的jor從地上爬起來,但眼神裡的不在是原本研究員。
"原本是想用毒的呀~"她嘆息道。

"等等,這就是你能想到最好的方法?"他問道。

"打暈他?"他摸著後腦勺,捉不著她做事的頭緒。

"所以,妳找我做啥?仿冒品"神情透漏著不自覺的鄙視。

"你還記得你我出現的目的嗎?"她咬了一口泡芙。

"不就是存在而已嗎?儘管我被想的有多強,有多厲害,有多萬能,結果還不是只能附在那些被你打暈的人偶身上"他來回焦躁的踱步著,而她的依舊坐著。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他再一次躺下了。


你是誰?

沃米亞爾,四級權限,Area-CN-16的站點主管。

不只如此,我知道你的一切,別裝了。

那麼你何必問我呢?

知道的只有我和你,我想由你親自說會更好。

不是人嗎?

不,我不想對你下定義,別轉移話題。

我剛剛經歷的又是什麼?

一段由不同時段碎片組成的故事。

那你是誰?

一個你無須理解的存在。

你到底想做什麼,為何不告訴其他人呢?

因為這一切沒有意義。

為何無意義。

你我終將被遺忘而死去。

所以我們在做什麼?

講述一段故事。

這是你想要的故事嗎?

不是。

那就別再做傻事了,Dr.Woemyar .


她疲憊的攤在辦公室的椅子上,看著手機一則又一則的訊息,祈禱著能有什麼好事發生,可映入眼簾的是手機屏幕中的自己。她穿上灰色的外套,從懶人的躺椅中起來,打開了門,走了出去。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