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读到这里时,我已经干不下去了

“什么?”我手里拽着转站请求的手抄备份,有点不敢相信。

“就是这样,我已经向上面提交了转站要求。我不干了。”站点主管瘫在沙发上这样说。

我靠,这就走了。你好歹还是有点感情的吧!
“那我们呢?”

“不是我不愿意,这里确实不是人待的地方。”

基金会甘肃站点。

“这TM鬼地方连地图上都找不到。”站点主管,不,前站点主管啐了一口,从腰包里面掏出一瓶歪嘴,嗑开瓶口把里面的液体灌进嘴里,当然里面装的是水。

“没有油水可捞。这地方就几个破safe级,上面又不肯拨资过来。连根烟都没有,鸟不拉屎的地方。劳资走山路打野鸡的时候他们还在他妈的怀里豉矢。”

在站点最困难的时期,这个男人带头打猎,每天用野鸡野兔填饱肚子——前辈告诉我。

那也算不得什么。

“那群吃屌的国土局什么什么各种jb局。连我们自家养的鸡鸭兔子都不给吃。还说没有TM的什么证。现在城里人不是照样养,连TM养的狗都比我们吃得好。”

“至少还有小王。”我低着头说,不敢直视墙壁上太阳的反光。

“去他娘的假烟贩子。10块钱的黄娇卖14块,一桶方便面都多收5块钱,下次别付钱直接抢。”主管一直捧着那瓶水喝,好像喝多了就不饿了似的。

“你看看,要不是前年我用自家的一只猪充数,上面的人会拨款吗?”

用一只猪作假SCP,也只有在这个站点才做得到。

“你知道吗?上次黄鼠狼差点叼走我们养的鸡,我觉得那些东西才该被收容,还是欧几里得级的。”说着他又大喝了一口水,然后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有几滴水溅了出来。

“那个。”我想了又想,终于问出了口。

“咱们站点到底有几个项目是真的?”

原站点主管咧嘴一笑。

“好小子,总算问到点了。
一共有三个,那个鱼竿,猪还有老李,都是假的。你看要不是我老李挨得到现在嘛,现在他一顿饭吃的东西比我一天都要吃得好。还有叫老李扫地勤快点,别吃了咱们的饭不认帐,好歹还是个人形SCP。”

那你很棒棒喔!这种事都做的出来该说不愧是站点主管嘛?

“差不多了……”主管看了看太阳。
“要走了,帮我把自行车牵出来。”

“好。”我说。我为他的离开高兴。说不定我下次可以拿块砖作safe级的项目,说不定又能搞到一笔钱。

————

烈日当空照。

“Biog,帮忙把水泥桶提过来。”

“好。”我说。

“二傻!砖烤好了没?”

“快了!你先摞着。”

咱们站点的队员们正在砌房,有了这所房子就可以不用几十个人缩一间收容室了(还有一头猪)。

“那个啥,你知道主管他转到哪去了吗?”我问道。我总是不敢相信,或者不甘心让他就这么走了。

“鬼知道,总是吃香的喝辣的去了。”小李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熟练的往砖上抹水泥。

“我知道。”老李提着一桶水,颤颤巍巍的走过来,好像随时都能散架。

“爸,别瞎说。”小李接过水桶,往快干的水泥上洒了一点。

“他转到那个什么大兴安岭分站去了。”老李扶着腰说。

“听说那边很凉快。”我笑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