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er的Workplace
什么时候能跟acwiki一样把各种骚格式全部可视化不用自己一下一下抄代码就好了

刘叔今年刚入不惑,辛辛苦苦打拼了小半辈子,最后看破了世态炎凉,选择过安稳日子,在商厦里面开了家不大不小的珠宝店。

店铺虽没有什么排场,不过口碑好,从来不掺假造假,每天都会有些阔太太、人生巅峰男一类的人来这里挑选首饰腕表什么的,日子倒也还过得去。刘叔很满意这样安稳的现状。

不过,刘叔最近有点不太开心,他发现尽管每天的人流量没什么变化,但是最近这几天的账本都是入不敷出的。心急的他赶紧到处查询,看市场价格、时政新闻、甚至货币汇率都查遍了,还是找不出原因。

烦恼的刘叔今天也没有什么所得。他有点垂头丧气地关掉平板,一屁股坐在柜台边的扶手椅上面,手顺势往柜台上一摆,然后“嗷”地惊叫一声,手被碎玻璃渣硌出了几道血口子。

“人倒霉了真是喝水都塞牙。”他招呼店员,“看好店,我去包扎一下。”

尽管他并没有去想为什么店里会多出几处玻璃渣。


“多亏技术部的逆模因滤镜,这段时间异象的来源已经查到了。”负责全网监控的部长一边说着一边向Hannah展示屏幕上的录像。

屏幕里面,几个穿着西装的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一家珠宝店,然后在众目睽睽下,一把砸开玻璃展柜,抓起里面的金银宝石首饰就往袋子里塞。然而形形色色的路人们却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般做着自己的事,赶着自己的路。甚至到最后劫匪们离开的时候,店老板的手掌不慎按上了碎玻璃渣,发出来一声惊叫,劫匪们都被吓了一跳以后,一名劫匪气呼呼地冲上去拍了老板一巴掌,然后悻悻离开,都没有人向他们的方向看过一眼。劫匪们背后布袋上的L标识在灯光照射下闪着银色的光辉。

“是LETTERS的异常游戏吗?”Hannah皱了皱眉。

“看起来是的。”部长看着监控上的劫匪一边说道,“那这次要怎么样?像上次一样动用特遣队把他们抓起来以后再施放大规模记忆删除?”

“不,小场面,没必要那么麻烦。”听见此话,部长抬起头来看着Hannah。

“既然他们是用逆模因的,那么我们也可以。”


小韩是一名中学生,平时的爱好就是玩玩游戏,尽管只是偶尔闲下来的时候玩一玩,但是还是总要被说不学无术。

罢,在大人的眼里只要不跟他们走的都不是好事。为此小韩跟爹妈吵过很多架,变本加厉的在游戏里荒废日子。

这几天在他在沉迷一款大厂做工的游戏,一群人组队抢劫。这游戏做的真是强的一批,细节人物物理引擎还原的非常写实——也就导致了游戏的难度非常大。

不过最近他在某个网站下到了据说是“所有游戏都能修改的绝不封号的修改器”——虽然他也不知道原理是什么。不过小韩可不是那种圣母婊,开挂带人的感觉对他来说可是非常的享受。

屏幕上的滚动字幕发来了一串串的聊天记录。

Ravo丶“这么开挂真的不会给封号吗?”

无能狂怒伏地魔“不会吧,这种P2P游戏1哪里有封号一说。”

垃圾视频制造者“这打得也太轻松了,完全感受不到刺激嘛。”

Ravo丶“要怪就怪这游戏太硬核2了,不开挂根本没法打啊。”

无能狂怒伏地魔“你们先玩,我吃饭去了,鸽3了。”

黑渊,名为无限:##orange|“彳亍,你先退吧,我们先找个野人4先。”

系统消息:[无能狂怒伏地魔]离开了房间。

系统消息:[Workerofsecret]加入了房间。

Workerofsecret“你们好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