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集(夜间模式兄弟)

附录:探索记录:

参与人员:D-4096(女),D-4097(女),D-4098(男),D-4099(男)
参与项目:SCP-CN-1000
记录时间:[已编辑]
备注:四名D级人员组成的小队,携带织入式记录仪进入项目探索。为确保记录的隐蔽性,不进行指挥。


<开始记录>

<D-4098的视角,另外三名D级人员都在SCP-CN-1000外围的林间泽地内前进。项目内部几乎没有光线透过头顶的白色薄膜或缝隙照射到下方。这里的空间阴暗而潮湿,地面有达到脚背的积水,有些地方甚至有坑洼,树木密集到不自然。>

D-4097:头顶的那些白色粘膜好像跟在外面见到的白水一样,恶心。

D-4098:安静一点吧,免得吵着吵着就少了一个人,就像恐怖片。

D-4097:我觉得说话更好。

<持续的沉默。四人继续前进,偶尔会遇到狭窄的缝隙,需要翻过或侧身通过。头顶的白色薄膜黏着在树枝与树枝之间,有的正在滴落白色液体。>

D-4097:恶心,他们有跟你们说别的什么吗?

D-4098:他跟我们说的都是一样的。

D-4097:操,我现在真的后悔了。

D-4098:你犯了什么事?

D-4097:没什么。

D-4098:你们呢?我想我们都是罪有应得。

D-4097:现在不是忏悔时间。

D-4099:你们应该安静一些,可能更容易听到些什么。

D-4098:是啊,大家全都不要说话,等你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只剩三个人了。

D-4097:嘴贱的会是第一个。

D-4098:随你怎么说,难道要我们手牵手吗?

D-4099:我觉得可以吧。

D-4098:你真会说笑话。

<小队继续前进,这里的积水开始散发出恶臭,在阴暗的环境下呈幽绿色。四人的身体也被擦上了些许绿色。>

D-4098:树干也是绿色,真养眼。

D-4097:臭死了。

D-4098:嗯,不是我多嘴,怎么只有三个人在说话了。

D-4099:在?

D-4096:嗯,我在最前面。

D-4098:你好。

D-4097:嘿,你头上!

D-4099:看到了。

<一大块粘有白色粘膜的树枝在D-4099前方的树上摇摇欲坠。D-4099停了下来,D-4098则是上前猛踹树干,树枝断裂,带着白色粘块,在D-4096面前跌落在水面上,溅起来一些水花。>

D-4097:你是不是脑阔有泡?

D-4098:反正也要落下来,又不会砸到人。

D-4096:我希望你自己稳住。

D-4098:你说是,那就是。

D-4097:注意一下你的好动症。

D-4098:是啊,你想试试吗?我能动得很快。

<D-4098试图威胁D-4097,D-4099上前挤到了两人之间。>

D-4099:快走吧,这里本来就很挤了。

<D-4098快速的瞟了一眼D-4099,转过头继续前进。小队照此速度前进了1小时,之后的路程开始变得轻松了。树木之间的间隔开始拉开,积水也变少了。上方的光线透过缝隙和白色薄膜出现,空气也稍微清新了。>

D-4099:好起来了。

D-4098:我同意,至少能看见光了,闻起来也没那么大一股臭水沟味。

<随着小队的前进,视野逐渐开朗,能从树林间看到远处的草地和黄色的天空。头上的薄膜也不如之前密集,而是集中在更高的区域。树木先是垂直的生长,而后逐渐向前方弯曲,直到变得极高。>

D-4097:哇。

<小队快步跑向前方,这里已经完全没有积水,脚下是长有稀疏野草的土地。在这里,最靠近内部的一圈树木向上延伸,弯曲,然后粘上大量的白色粘膜。这些粘膜沾染了整个由树木组成的穹顶,形成了纯黄色的天空,没有一朵云,但也并没有人造天空的空间感,而是犹如真正的天空一般遥远,发出柔和的黄色光线。>

<在小队的面前是一望无际的长满黄绿色牧草的草原,这些牧草看起来非常新鲜。地形向上略微拱起,使得草原有了坡度,除此之外是完全平坦的。>

<正前方有一座异常高大的建筑,表面的金属因锈蚀而发红。由于距离过远,无法计算具体高度,但推测有10000米以上。>

D-4096:看那座塔。

D-4097:我虽然没见过迪拜塔,但这绝对比迪拜塔高……不,完全不能比较啊。从外面看这个空间有这么大吗?

D-4098:本来就不正常,这里的树这样弯着长都没断,滑稽又扭曲。

D-4097:你也挺不正常的。

D-4098:你知道就好咯。

D-4099:风很舒服,我们还是去草原里吧,这里的瘴气还是很重。

D-4097:我同意,只是这天空有些过分单调了。

<小队继续前进,行走得并不快。>

D-4098:超平坦模式。

D-4096:这里的是牧草吧?很新鲜,这里是牧场吗?

D-4098:那那边的魔塔是什么?牧场有这种设施吗?比工厂的烟囱还高。

D-4096:不知道,不过我们应该会去看一眼。

D-4097:万一里面有能杀人的东西呢?我们怎么知道。

D-4096:所以我只是说“看一眼”,没有必要的话我们可以不进去,但如果要进去就要果断。

D-4099:我也不觉得外面会一直是安全的,但目前看来很舒服。更何况我们还要吃饭,这里应该不会有露天派对。

D-4097:行吧,我在门口给你们看风。

D-4098:你应该知道恐怖片里脱节的人都怎样了。

D-4097:日喔。

<小队保持着沟通继续前进,持续了数小时,期间休息了数次。在前进了3小时后,一些黑白相间的奶牛开始零散的出现在草原上。>

D-4096:你们看见了吗?

D-4097:是,但应该没什么问题,牧场里有牛应该很正常。

D-4099:它们只是吃草而已,没有靠近我们。

D-4098:要互动吗?

D-4096:别。

D-4099:我们应该走了几小时了吧,天还是这样子,可能这里不存在昼夜。

D-4098:最好也没有三餐。

D-4097:那又有一头。

<小队继续前进,可以看到与建筑的距离明显的缩短了,能够看到建筑损坏的表层下的,同样锈蚀的金属结构。随着与建筑的接近,周围的奶牛开始更多的出现了,密布在小队的周围,有时需要绕过一大群奶牛才能继续前进。>

D-4096:越来越多了,危机感。

D-4097:它们在包围我们,我也有危机感了。

D-4098:有危机感的兄弟们扣个1。

D-4097:1。

D-4098:谢谢捧哏。

D-4096:该跑起来了。

D-4099:这时候应该晚上了……

D-4098:该吃晚饭了,但我到现在什么都没吃。

<小队开始奔向建筑,周围的奶牛群仍然没有反应,只是有时注视着四人。但奶牛仍然是越来越多,连小队的后方也充满了游荡的奶牛。奶牛与小队的距离也不如初时那样远。>

D-4097:等等我!

D-4096:等一等她。

<奶牛更加密集了,占据了整个视野,四人只好在奶牛之间的空隙中前行,四人丢失了互相的位置,只是用声音互相汇报情况。奶牛有的垂头吃草,有的抬头注视从它面前奔跑的人。有几头奶牛的瞳孔是红色的,但没人注意到。草原逐渐被牛的哞声充满,很快其他人的声音也听不见了。>

<D-4098突然停下来了。>

D-4098:嘿!各位,我想它们只是奶牛而已,虽然多但没什么危险。

<没有人回应。>

D-4098:好吧,我应该是对牛弹琴。

<D-4098继续奔跑。很快的四人已经完全走散了,但仍然在靠近中心建筑。很快的,D-4099第一个冲出牛群,靠近了建筑的墙壁。几乎所有牛都与建筑保持有一定距离。他四处观望,并找到了第二个离开牛群的D-4096。>

<这座塔一样的巨大建筑外界没有任何突出物,是完全的圆柱,也没有任何窗口,伸向极高的天空。>

D-4096:他们人呢?

D-4099:没看见,我们都走散了。

<紧接着,D-4098冲出了牛群。然后是D-4097,她几乎是被牛挤出牛群的,在地上重重的跌了一跤。D-4099上前扶起。>

D-4096:没事吧。

D-4097:你说呢,我是挤出来的,从这些死妈牛的屁股之间。

D-4098:你是最幸运的人。

D-4097:谢了。

<D-4097起身掸了掸身上的泥土。>

D-4097:那,现在该怎么走呢?

D-4096:我们沿着墙走,总能找到门的。

<小队沿着墙壁前进,周围的牛都与墙保持一定距离,形成了一条狭小的隔离带。这些牛集中在这里,啃食着地上被踩踏的牧场,或看着小队直到他们走远。>

D-4097:锈得真严重,一股臭味。

D-4098:我发现这些牛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你看它们脚下的草,之前还没有被踩得这样严重。

D-4097:好解密,真庆幸我们现在还走在草毯上。它们好像也不敢靠近这里。

D-4099:我肚子饿了。

D-4098:一会儿你会看到丰盛的烤牛大餐,撒满辣椒面,花椒,孜然和葱的烤牛肉,西冷牛排,新鲜的牛奶,炒牛杂,还有全牛锅……

D-4099:你别说了。

<小队前进着,很快来到了建筑内凹的大门前,在这里提供了一个遮蔽的空间,里面的巨大而露出一条缝的铜制大门。在大门正上方似乎写有什么,但因为剧烈的锈蚀和老化而无法辨识。在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生锈,老化而红色的,散发出浓烈的铁锈味。>

D-4098:味好大,要进去吗?

D-4096:先看看。

<D-4096将头伸入大门的缝隙。缝隙十分狭小,需要侧身才能进入。摄像头的视野被挡住了。>

D-4096:也有味。很宽敞,似乎是大厅。

D-4099:被牛看着让我不舒服,我们进去吧。

D-4098:那就进去吧,希望它不会等我们全部进去后关上。

<众人进入大门,来到了一个可能是大厅的房间。空间较高,墙壁和地板也都被红色的铁锈覆盖,一些原本不是金属的制品,如皮制沙发等,则布满深红色的霉菌或腐烂。墙上覆盖有铁丝网,之后才是金属的墙壁。迎宾台上的木牌也腐烂了。两个通道在接待室的两旁,通向未知的区域。大厅上方悬吊着生锈的吊灯,发出黄色的灯光。>

<这座建筑内的所有物体都是生锈或发霉腐烂的,并且都布满了红色的铁锈或霉菌。>

<*在这之后,除非特别说明,几乎所有场景都是深红色的。>

D-4098:我感觉我要得白血病了,这地板像撒了石头一样硌脚。

D-4097:还有,还是很臭,而且好红,太红了,全部是红的,我不相信这是人为。

D-4098:总而言之,烂透了。

<D-4098踹翻损坏的沙发。这里的沙发似乎被从原本的位置移动了一段距离,随便丢弃在一旁。对象回头看了看大门,确保大门仍然开着。>

D-4098:还好,它开着。

<D-4098四处检查着,D-4097从门的缝隙看向外面。D-4096和D-4099检查着迎宾台后的抽屉,发现了一些被铁锈粘住的纸张,包括数张白纸和一张有字的纸,记录有一些内容:>

我的意思是,不用再那么辛苦了,但她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反而是把这好意当作抱怨。

她沉迷在那里,我不得不跟她一起住在那里,有时甚至一天都不会见到一面,这就是我和她之间的关系。

她没有记住任何节日和纪念日,包括她自己的生日,并且这些年来她变得越来越冷漠——只是对我。

D-4099:这是什么?

D-4096:不知道,不过我认为我们会逐渐知道答案的。

<D-4096把纸堆放上桌面,没有再理睬。>

D-4098:嗯,我听见你们说什么了,但这里应该没什么其他了吧,现在我们有两条路可以选,左或者右。

D-4097:你们找到了什么?

D-4096:一些无意义的讯息,关于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爱恨情仇。

D-4098:常有的事。但我们现在往哪边走?我也开始饿了,并且很渴。如果我太长时间吃不到东西,我会转变成我的第二个人格生吃了你们,我说真的,我的意思是,他来真的,“他”是我体内的第二个人格,第三……

D-4097:你闭嘴。

<D-4098怂了怂肩膀。>

D-4096:左边吧,这上面应该写着“生活区”,虽然被脏东西盖住了很多。

D-4098:看看里面有没有活人,如果有那我们可以有一个多的储备粮了。

D-4097:那还是没有吧。

<小队进入左边的通道,这边的通道的四个角落都延伸着碗口粗细的管道,地板的两边是铁丝网,中间是生锈的铁板,偶尔会有缺口和凹凸,一些纯白色的液体积在这些坑洞里。铁丝网的下方十分黑暗而无法看清。这些通道的天花板上仍然有灯,发出黄色的光线。>

D-4097:这下面好黑,要不看看另一边?

D-4096:还是等遇到困难再说吧。

D-4098:像你这样一步都走不出去。

D-4097:你给老子爬!

D-4098:鬼鬼,好凶的婆娘。

D-4099:别斗嘴了,还是看路吧。

<小队直线前进,在经过几个交叉路口后出现了一些门,似乎连接着一些小房间,可能是单人的居住区。这些门大多都关上了,并且无法打开,即使用力的去推也只能推动一点,推测是门与门框因生锈而卡住了,或是从内部被反锁了。>

<D-4099仍然尝试着敲打一扇门。>

D-4099:喂?有人吗?

D-4098:把自己锁在里面可不是好主意,或者你被关在里面出不来了。

D-4097:我觉得里面没人。

D-4098:那我们吃什么?

D-4097:吃你。

D-4099:你们就快要把我搞笑了,但还是走快点吧,就算想吃,人肉也是最下下的选择。

D-4098:你是上等肉。

<小队继续前进,但前方的道路似乎崩塌了,铁板和铁丝网断裂,露出下方的黑暗,而正前方是一扇双开门,透过铁丝窗可以隐隐约约的看见对面的成排的铁桌,似乎是食堂。>

D-4096:我们先绕开吧,找不到别的路再考虑怎么过对面去。

D-4098:我跟你想的一样,但我们还是不能走散。

<小队在附近的通道徘徊,几乎所有的门都被锁死了,除了一扇被破坏的门,这扇门是从内部被巨大力量撞开的。>

D-4098:有位大力士冲了出来。

<D-4099到门口去查看,房间内空无一人,房间里有书架,书桌和木质的双人床。一大滩白色液体洒在地板上和书桌上。双人床的上床垮塌了,并和下床一起被压碎了,一些衣物裸露在床底下。>

<一面墙上有一个用白色液体画成的独眼符号。>

D-4099:没有人。

D-4098:这些白水到底是什么?牛奶吗?

D-4097:哪有这么浓的牛奶,我猜和树林里的那些白色东西是一样的。

D-4098:是不是什么宗教?

<一张白色的纸放在书桌上,一角被白色液体浸湿。D-4099避开地上的白色液体,走近并拿起这张纸,查看上面的文字,其他人也跟着凑过来看,D-4096在门口望风。>

隔壁的养殖间很吵,好像是低沉的求救声,又好像是轻微的呻吟声。牛可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我很肯定是人在说话,但好像是在说梦话一样,模糊。

我进不去,但我能听到,只有我一个人听到。

D-4098:这是什么骚东西?现在有四个人知道了。

D-4099:额,我想如果收集到更多,我们应该会知道更多。

<D-4099放下纸张,D-4097想再拿起来,但纸张很快的融化成了一摊白色液体,流下了桌面。两人见状都退了一步。>

D-4097:我操,它融化了,它本身就是那白水。

D-4098:摸起来怎样的?

D-4099:没怎么注意,我不知道……很滑吧。

D-4098:怪起来了。

D-4097:我现在想念那些牛了。

<众人离开房间,回到通道。D-4099去看了看旁边的门,这扇门是紧闭的,门旁有一块字迹模糊的门牌,无法辨识。>

D-4099:打不开。

D-4096:这里也有牛。

D-4099:什么?

<D-4096回到了通道断裂的地方,发现断裂的对面的通道,有一头奶牛,与外面草原的牛相同。对象也发现了小队成员,但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四处漫游。>

D-4098:不是说牛看到红色会发狂吗?

D-4097:奶牛也会吗?

D-4098:不知道,希望对橙色不会。

D-4099:先去其他地方看看吧,这地方可能不只这一头牛。

D-4097:为什么它们会进来?这里面又热又不友好。

D-4098:我觉得这里是“遗迹”,而这些牛是“野生动物”,而且我觉得这里已经不剩活人了。

<小队继续寻找其他道路,随着探索的深入,更多的岔路出现了,周围裸露的管道变少,地面和墙壁都变成了纯粹的生锈的铁板,仍然有充足的灯光,只是空间变得更窄。>

D-4098:我才发现这里没有窗户,怪得很。

D-4097:像是在地下,我们也没走多深吧。

D-4098:好像生化危机里面的蜂巢。

D-4097:我觉得就这种生锈的风格来看应该是寂静岭。

D-4098:达成共识。

D-4099:嘿,你们听见什么了吗?

D-4098:安静一下。

<众人安静,停下脚步倾听,可以听到微弱的液体滴落声。>

D-4098:只是在滴水。

<紧接着,前方的转角出现一只白色的怪物,身体部分是一根膨胀的男性阴茎,阴茎的下端连接着四只节肢类的足,尿道出还在不断的流出白色的液体并抽搐着。这只怪物有野狗一般大小,虽然身体大部分是白色,但能看见部分淡粉色的肌肉组织。甩动着阴茎向前靠近。>

D-4097:我操你的妈啊这是什么?

<这只生物立刻扑倒了队伍最前方愣住的D-4096,并固定在她的臀部,试图将阴茎插入D-4096,但被衣物暂时阻隔了。D-4096尖叫着反抗,但姿势决定了她的动作没有太大用处,只是无力的扭动着阴茎。她的双腿被分开,上身被压制在地上。>

<D-4099马上踹向这只生物,将其击退了,但它很明显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开始更频繁的喷出液体。D-4098也上前,对象见状立刻原路逃跑了,滴落了一些液体在地上。>

D-4096:呃呃……

D-4098:鸡巴怪,牛批。

D-4097:没打死啊。

D-4099:没事吧。

D-4096:没受伤,也没其他什么,就是裤子湿了……

<D-4099将D-4096扶起。D-4096的裆下被粘稠的白色液体打湿了。D-4099转身监视前方的转角。>

D-4098:它射出来的是精液,看起来跟地上的水一样,也就是说这些都是它射的精液,很有可能之前我们看见的树上的也是它射的精液。

D-4097:呕。

D-4099:哪有这么浓稠的。它看起来也不像能射这么多吧。

D-4098:那就是还有更多的这种生物,小虫一样,反正对我不构成威胁,可能对女士构成威胁。

<D-4096尝试清理这些污物,但很显然做不到,>

D-4098:你该把裤子脱了,不然会像异形里面一样怀上异形的崽,除非你刚刚月经。

D-4097:你能不能文明一点。

D-4096:我觉得还是脱了吧,怪不舒服,也不安全。

<D-4096除下被污染的橙色长裤丢在一旁,露出里面单薄的灰色内裤和雪白的大腿。>

D-4099:咳咳。

D-4097:额,你下面。

D-4098:噢。

<D-4098勃起了。>

D-4098:刚才那只怪物长得可爱又迷人,我想快点再次见到它。

D-4097:你不整理一下?

D-4098:我来没用,你来吧。

D-4097:滚啊。

<D-4096瞟了D-4098一眼,扯住了衣物的下摆遮掩下体。>

D-4096:……所以我们现在还是继续走前进吧,要小心那些怪物。

D-4098:是啊,可能没有下下次了。

D-4097:什么?既然这里有那种怪物,为什么还不回去?

D-4096:就连外面的树林也有,出去可能也跑不掉吧,不如继续深入,查清真相。

D-4098:成了,调查员。

D-4097:唉,我反驳不了你们。

<小队继续前进,经过转角,进入一道狭窄的走廊后发现一扇生锈的铁闸门,天花板是细密的铁丝网,不断滴落着白色液体。>

D-4099:刚才那怪物可不会开门。

<D-4099用衣袖裹住手拧动闸门,随着铰链的拉扯声,门打开了一条缝。D-4099尝试推开门,但一个人的力量不够。D-4098见状上前帮忙,两人合力推开了门。>

<门后是食堂一样宽阔的空间,数排金属长桌和圆凳排列着,腐朽不堪,再前方是厨房等工作区域。这个空间连接着之前所见的通道断裂处所见的双开门,门是关上的。仍然有灯光,地面上依然有白色积水。>

D-4098:啊,我要饿死了。

<D-4098上前坐在圆凳上,但圆凳很快的碎裂了,让D-4098一屁股跌在地上。>

D-4098:哎呦。

D-4097:你够了,你不是饿了吗?快去找饭吃。

D-4098:我觉得那边应该没什么吃的了,我们要饿死在这里了,我们投票决定第一个吃谁吧。

D-4096:那边的冰箱,虽然也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可以尝试一下。

D-4098:你不觉得冰箱里面会蹦出什么恐怖的东西,或者是被剁烂冷冻的死人吗?

D-4097:那也得看看。

<小队绕过厨房的工作台,来到一排冰箱前。这些冰箱同样是腐败的。D-4097一脚踹倒了靠边的冰箱,冰箱门打开,露出了里面的袋装牛奶和生牛肉。D-4098来到了一旁的柜台后,似乎是卖奶茶的地方,保温罐里流出的是白色的像牛奶一样的液体。>

D-4096:能吃吗?

D-4097:不知道,生牛肉应该不能吃吧。

<D-4099撕开一袋牛奶,闻了闻。>

D-4099:可以喝,不算冷。

D-4096:我的意见是,穷途末路的时候再吃吧,牛肉的话可能没有加热的机会了。

<D-4097又踹了一脚旁边的灶台,没有反应。>

D-4098:支持,我可不想鸡巴溶掉。

D-4099:我去看看那边,刚才断掉的地方。

D-4098:我也去。

D-4096:别走远了。

D-4099:ok。

<D-4098和D-4099打开刚才所见的双开门,来到之前断裂的地方。D-4098伸头俯瞰下面的黑暗。>

D-4098:哈喽?有人吗?

D-4099:应该没有。可能有一头牛,刚才那头牛不见了。

D-4098:掉下去应该有声音,没听到。

<此时,两滩浓稠的白色液体从天花板的铁丝网上渗漏下来,摔在餐桌区域,随机凝结成两个扭曲的矮小的白色人形,甩动着巨大的阴茎向D-4096和D-4097走去。D-4098和D-4099也发觉了,很快的向后支援。>

D-4097:我操。

D-4099:来了。

<D-4096抄起一旁生锈的锅,像其中一只白色生物敲击,命中了头部。对象头部的液体被敲散了,散落在地上,但很快的补充自身体的其他部分,另一只白色怪物将大量液体集中在手部,形成了白色的水球并向D-4096的腿部敲击,被后者躲过了。>

<D-4097从后方试探性的给了怪物一脚,没有效果,但鞋底粘上了白色液体。D-4098也赶到了,粗暴的踢了另一只正在攻击D-4096的怪物,将其拦腰踢成两截,但整只右脚都被白色液体污染了。白色怪物虽然没有用阴茎攻击,但仍然是甩出了一些白色液体粘在众人的衣物上。>

<捡起之前被D-4098坐断的铁盘向怪物的头部拍去,在众人的连续攻击后,两只怪物都被打成碎块。D-4097用力的跺烂这些碎块,让它们分散成更细小的水珠。>

D-4097:日你们的妈耶,想偷袭老子。

D-4098:你能不能文明一点?

D-4097:滚。

D-4099:你们还好吧。

D-4097:还好,就是,额,脏了。

D-4098:我身上也有,怪恶心。

D-4096:我腿上也有,但没什么感觉。

<D-4096用手去擦腿上的白色液体,但越擦越花,把手弄白了。她叹了口气,将手在衣服上擦干了。>

D-4096:越擦越花。

D-4099:那就不擦了,或许可以用水洗。

D-4097:我感觉越往里越——

<之前进来的铁闸门突然关上了。>

D-4098:哦豁。

<D-4099立刻奔去试图拧开铁闸,但已经无法转动了。他愤怒的踹了一脚铁门。>

D-4099:……只有往前走了。

D-4097:妈买批喔。

D-4098:我知道,恐惧到极点就会变成愤怒。

D-4097:你不怕死吗?

D-4098:怕啊,我好怕啊,瑟瑟发抖。

D-4097:不跟你说了。

D-4096:带上牛奶走吧,多待一分就多一分危险。

D-4099:是的,厨房那边还有路,可能是通向后台区域的。

<小队进入厨房后台的工作室,在经过洗碗间和清洁间时,遇到了一个四只脚的阴茎怪物,所幸周边器具较多,很快的打倒了。阴茎怪物倒下后没有消失。D-4098用菜刀分解了对象,确认是由牛肉和粘性白色液体组成的。>

D-4097:恶心。

D-4098:你也是从这东西里面生出来的,你咋不觉得你自己恶心?

D-4097:用途不一样,好吧。

D-4098:那我的是高贵鸡儿,这是下贱鸡儿。

D-4097:你是无头鸡。

D-4098:你是不是要感谢我让你的骚话能力进步?

D-4097:恶心,低俗。

D-4096:行了行了。

<小队来到了后台区域的办公室前,门是打开的。办公室内有一头牛,牛的肚皮和下身沾满了白色的粘液。这头牛似乎很狂躁,并撞向首当其冲的D-4099。D-4099躲开了,D-4098趁机用菜刀伤害了奶牛,对象发出痛苦的哀鸣,试图攻击D-4098失败后径直逃走了。>

D-4097:牛逼。

D-4096:里面有东西。

<众人进入办公室内,在办公桌上发现了一张白色的纸条。D-4098暴力的检查着办公室内的其他物品,其余成员聚在一起阅读纸条:>

中午的时候我又看见那个男人了,我很少看见他跟老板一起,但这次是例外。他跟老板一起吃饭,一起讨论着牛奶的加工。

我就坐在旁边低着头偷听,但没听清楚什么。

D-4097:没听清楚你说你妈呢。

D-4096:我猜它又要化成水。

<D-4099把纸放回桌面上,果不其然化成了白水。>

D-4098:很怪,很迷,我现在不知道往哪儿走,也很饿。

<再往前走是后台区域通道的死路,这里已经检查完了。小队返回食堂,从另一个门离开,来到一条扭曲的走廊,周围贴有红色的,长满红色霉菌的瓷砖,右边的墙上有一排排水龙头,地上有一条水槽。左手边是厕所里的蹲便槽。>

<D-4098检查其中一个蹲间,发现了生蛆的红色的粪便。>

D-4098:呕,不好吃。

D-4097:呕。

D-4099:我吐了,好臭。

<小队继续前进,经过数个转角,来到了一个狭小的房间前,这个房间是五边形的,其中一面墙是门,另四面墙上挂有大量的拘束皮带,下方的地面是铁丝网,下方的水沟充盈着白色的液体。房间中心有一个倒掉的工具架。>

D-4098:哇哦,这是玩sm的吗?

D-4097:……不对吧,绑人哪需要这么多皮带?做手术还差不多。

D-4099:这是绑牛的吧。

<沉默。>

D-4098:我操,那也太变态了吧。我想象不出来画面。

D-4097:你可真是个人才。

D-4096:走吧,这地方让我很不舒服。

D-4098:同意,这里让我性欲大发。

D-4099:等等,这里有东西。

<D-4099从倒下的工具架下翻出一张纸条:>

失败了,没有成功。没有好的素材,融合难以进行。仪式本身也有缺陷。

他们的灵魂不够纯。

D-4098:邪教组织?无论是现实还是游戏都逃不开撒旦教的套路?

D-4099:还不一定呢。

D-4097:这算是献祭室?

<众人离开房间,继续向前行进,期间遭遇并打倒了几只白色怪物,与之前所见的大致相同。越来越多的障碍堆积在通道上,大多是生活垃圾和房屋内饰。有的分叉路没有灯光,小队选择了光源明亮的道路。>

<在黑暗的角落,D-4099的摄影仪排到了一抹迅速消退的白色身影。他自身没有注意到。>

D-4097:越来越拥挤了。

D-4098:你是乌鸦嘴吗?

<前方道路的天花板塌陷了,向下凸出,与地面仅流出一道需要爬行通过的较长缝隙。缝隙的对面有灯光。>

D-4098:让你说中了,你们有人有幽闭恐惧症吗?

D-4097:没。

D-4096:……没有。

D-4099:有点。

D-4098:你们好胆小,我打头阵吧。

D-4097:你牛逼。

<在清除障碍后,小队成员开始爬行经过缝隙。这时从天花板的缝隙中开始渗出牛奶。>

D-4099:额。

<D-4099在队列的最后,他的前面是D-4096,在趴下时他清楚的看到了D-4096的内裤。>

D-4099:要换一下吗?

D-4096:不用了,我走中间吧。

D-4098:可能比你们预想的要危险一些,但比在没有光的地方要好多了。

D-4097:我怕水。

D-4098:那你可真是弟弟。

D-4096:稍微爬快点吧。

<突然的,众人背上的天花板猛然震动了一下。>

D-4098:噢,我们要被夹成肉酱了。

D-4097:操你妈!

D-4096:爬快点,一时半会儿不会塌下来的。

<像有人故意在天花板上跳跃似的,天花板的铁板有规律的震动,每次震动都往下压一点。这时D-4098已经能够看到缝隙外的景象了。仍然是一条铁质通道,前方转角透出稍较明亮的光线。>

D-4097:贴到我的背了!

D-4096:继续爬!越前面越宽敞。

<整个天花板开始朝左倾斜,D-4099的左手被卡住了,他用力的拉扯,最终取出了左手,但因此伤到了手骨。>

<与此同时,D-4098第一个爬出缝隙,他站起身面对着身后的队友,天花板从原本位置剥离产生的巨大缺口正在他的面前,可以看到里面的电路和红色的霉菌,似乎是因为潮湿而损坏。有一道白色的幻影快速的掠过了,他没有看清,但有一些杂物,例如衣柜,书桌,不断从上方阴暗的高处掉下,每一次都将天花板砸低一点点。>

D-4098:快!

<D-4098伸手拉住D-4097,将她一把提了出来,也顺便擦破了一丁点她的衣物。紧接着是后面的D-4096,但她因双腿不便爬得稍慢,最后的D-4099因体型较D-4096稍大,几乎动弹不得。>

<但很快,D-4096也被D-4098接了出来,她的腿上遭到了轻微的擦伤。而D-4099似乎没那么幸运,他离缝隙的出口还有一个身位,而他的头已经只能侧着看了。>

D-4098:好吧,看来我们要损失一位男同志了。

<随着上方的一声女性的轻声惊呼。什么都没有发生,原本将要掉落的电视机被某种白色的粘稠物质粘住了,悬吊在半空。天花板也没有再压低。>

D-4098:我听到了妹子的娇喘?

D-4096:快把他拉出来。

<D-4098犹豫了一下,似乎是确认安全后伸手将D-4099拉了出来,那白色的粘丝立刻断开,电视机砸在剥离的天花板上,让天花板完全垮塌了。>

D-4098:呼,好险。

D-4099:我手痛死了,骨头都碎了。

<D-4099忍不住从眼角挤出几滴眼泪,捂着手清理那些铁锈。D-4096也开始清理腿上的铁锈。>

D-4098:这里有医生吗?

D-4097:有个锤子。

D-4098:好吧,至少白血病的症状不会立刻出现,应该是这样。

D-4096:要包扎一下,你们谁能把衣服撕点下来吗?

D-4098:你的想法很好,但我们的衣服滚了又爬,好像脏得不太适合。

D-4096:……嗯。

<D-4096转身背对众人,脱下外衣,取下胸罩再穿上外衣。D-4099自觉的转过头去。>

D-4098:哇塞,我也开始失血了。

D-4097:你干嘛啊?

<D-4096取出胸罩里的棉垫,用系带固定包扎在D-4099手上。>

D-4099:真是非常感谢。

D-4096:出去再说吧。

D-4098:啧啧啧,我好酸。

D-4097:太秀了吧。我赞成出去再说,可不是因为我酸。

D-4096:你们可能误会了什么。

<D-4098跨进天花板坍塌露出的空间,头顶的建基似乎被某种东西朝两侧撕开了,连续数层都是如此,但没有光线,十分黑暗,无法看到顶端,只是一直滴落白色液体。>

D-4098:要爬上去吗?

D-4099:算了吧,我的手现在爬不了东西。

D-4098:也对,那就直走吧。

<小队继续前进,转过拐角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圆柱形空间。高大的化工罐布满在这里,连接着大大小小的管道,从远处都可以听到浓稠的液体流动声音。在空间的一旁堆列着大量的杂物,有一些被撕碎的零食包装纸,生活用具和破布,垃圾散落在地上,无一例外都是红色且被打湿的。>

<不断的有白色液体从化工罐的罐口溢出,在地上形成大片大片的积水。地面的铁丝网下是错综复杂的管道,同样被白色液体沾染。整个空间显得潮湿。>

<在圆柱形空间的顶端挂着一个巨大的,犹如松弛包皮的肉状结构,占满了这个空间的顶端,类似尿道口的开口出有一道带有节凸的金属管道在不停抽插,在它的下方是一架活塞机器,正在不断的工作着,发出轰鸣声。在这样的刺激下包皮组织不断颤动,顺着管道流出大量的白色液体,这些液体顺着机器背上的凹槽分流至周围的大蓄水池搅拌,再流向周围的化工罐。>

D-4097:我操操操操操快回去。

<随着一声巨响,小队背后的金属铰链门落下了。众人尝试打开铰链门,理所当然是没有成功。巨型包皮似乎也受到了惊吓,开始剧烈的挣扎。金属管道断裂并脱落了,但给包皮扯出了一条巨大的开口,露出包皮内的,好似肛门一样的孔洞,液体从中流出。金属管道向小队这边掉下。>

D-4099:小心!

<但管道很快因为过长而卡在了墙壁上,只是上面的白色液体大片大片的跌落下来,砸在小队之前所处的地方。所幸小队成员很快的反应并分散了。>

<随着肛门的颤抖和扩大,一根如先前所见的阴茎怪物从中滑落,沾满了白色的液体。它与之前所见的那只的不同只在于大小。这只怪物的高度超过了所有化工罐,但它的四只蜘蛛一样的细足很明显不能支撑这份重量,使它倾斜并倒向周围的化工罐,引发了连锁反应,使得所有化工罐都翻倒了。>

D-4099:靠近墙壁!

<但其他成员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了,他们爬上了化工罐底部的支架,没有被化工罐砸死,但D-4098被罐内的白色液体淋了一身,冲到了地上,其他成员或多或少也被浇到了。>

D-4098:呕,我杀了这怪物的血妈批,我现在臭得像你妈批一条烂蛆。

D-4097:文明一点!

D-4098:你他妈——呸!怎么不来个牛奶浴?

<巨大是化工罐四处滚动,好在D-4099躲在墙角,圆形的化工罐无法碰到他。巨大的阴茎怪物挣扎着寻找重心,再次站了起来,并又一次砸向地上的D-4098,这似乎是它的攻击方式。>

D-4096:它倒下来了!

<D-4098连续数个翻滚,与阴茎擦肩而过,地面震动着,使周围的罐子再次滚动。D-4098躲避着罐子,从地上捡起了刚才脱手的菜刀,奔向倒下的阴茎怪物。>

D-4098:我杀了你妈!现在是杀boss时间!

<怪物很快的挣扎起身了,而D-4098没有时间接触它,于是他朝怪物的脚底奔去,但在半途怪物就再次倒下。D-4098没有被砸到,但被突如其来的震动摔倒。怪物利用它的阴茎进行一次大范围的横扫,损坏了周围的金属支架,又碰撞铁罐使得它们继续的滚动。>

<看起来像是怪物在玩游戏。D-4096和D-4097被迫离开她们攀附的支架,试图跑出横扫的范围,但仍然是被阴茎的末端撞开,幸好地上粘稠的液体减少了摩擦。D-4096扶着头半坐起来,似乎在从眩晕中恢复清醒,而D-4097则昏迷了。>

<D-4098被阴茎的中段扫中,尽管阴茎目前是没有勃起的,比较软,但对于正常人仍然有相当的分量,使他的身体遭受了一次压迫,他趴在地上等待呼吸的恢复。>

<阴茎怪物已经准备好第二次横扫,看起来像是一败涂地的局面。此时D-4099从角落跑来,捡起了一段锋利的铁棍——这正是怪物自己弄断的,跑到怪物的脚下,朝着关节刺了进去。>

<纵使怪物的四肢不能支撑它的体重,它的双腿仍然是坚硬有力的,因此D-4099并不能把铁棍插入太深,但这仍然让怪物从尿道处发出了一声低沉的的呻吟,就像男性做爱时的呻吟声。受伤的腿抽搐着,创口出不断流出白色液体。D-4099被怪物的腿弹开了,怪物的整个阴茎也开始抽搐,尿道流出更多的白色液体,与遗精的现象类似。>

<它试图再次站起,但它受伤的腿再次受力时瓦解了,白色的液体从创口里喷出,它便又倒下了,只是没有前几次那么大威力,也没有伤到任何人。那条受伤的腿断掉了,D-4099从中取出那根铁棍,刺向四条腿的中间,这里其实什么都没有,怪物的形状只是阴茎下再加上四只脚,切面是带有皱纹的睾丸表皮。随着铁棍的刺入,白色液体从创口中激射而出,怪物也开始猛烈的挣扎,阴茎在抽搐的同时疯狂的摆动。>

<D-4098开始了他的复仇,他捡起他的菜刀,对着怪物扭曲的阴茎一阵乱剁,斩得血肉模糊——但没有血,只是白色的液体。尽管如此,这样程度的损伤对怪物是微不足道的,只是让它疼痛而已。>

D-4098:爽吗宝贝?

D-4096:这边有路!快走!

<D-4096指着一个新出现的没有门的通道大喊,D-4097也醒来了。其他人也注意到了。D-4099用力让铁棍更深入了怪物的身体后便跑开了,但他的肩膀被怪物尖锐的腿划破一条口子。D-4098终于切开了包皮层,在龟头上胡乱剁了几刀后也离开了。看起来怪物现在很痛苦,挣扎着没有时间理会四人。>

<地面被白色液体覆盖,淹过脚背。四人都蹒跚的向出口跑去。怪物抽搐着,它的包皮开始鼓起,从中出现一个稍小的阴茎怪物,只是没有四只脚并且极长,以蛇的姿态扭动着。>

<先是D-4097,再是D-4096,D-4098和D-4099也陆续跑入了通道。从周围的观察窗和门缝中可以看见房间里的储藏柜和一些纸箱,都异常肮脏和破败。有的房间里有手术桌,上面沾满了白色液体。许多杂物堆积在通道中中间,阻挡了小队的前进,四人只得跨过或爬过一些障碍,拖延了撤退的时间。>

<一些办公桌和纸箱堵住了整个通道。后方的怪物呻吟声越来越靠近,D-4097回头看了一眼。阴茎怪物正挤进这条通道内,皮肤因摩擦而受损流出白色的液体,也因此它的包皮被向后挤去,露出充满褶皱的龟头,尿道不断溢出白色液体,推挤着通道中的杂物前进,就快要接触到小队。>

D-4097:快点!他妈的就快要操到我们了!

<几人飞快的在天花板附近清理出一条道路,在爬的时候压扁了一些纸箱,里面的无盒装牛奶爆开,打湿了众人胸口,但使得通道更加宽敞了。四人很快的通过这道障壁,前方的通道周围堆着一些沙发,没有对前进造成太大影响。>

<在通道不远处的尽头有一架升降机,门开着,指示灯发出亮光,似乎可以使用。>

D-4097:有电梯!可以用吗?

D-4096:试一下就知道了,反正只有这一条路。

<小队背后的杂物堆突然爆开,阴茎怪物冲了进来。D-4098和D-4099被击飞的纸箱和牛奶砸倒了,虽然很快的爬了起来,离另两人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怪物很快的突进,D-4096和D-4097冲进了升降机。D-4097立刻拉上了卷门。>

D-4098:嘿!我们呢?

<D-4097没有回应,她扳动开关,随着一阵震颤,机器开始缓缓上升。D-4098把手伸进卷门的缝隙中,无力的挥舞着菜刀。随着升降机的上升,他不得不把手取出来。D-4098愤怒的看着D-4097,后者把视线移开了,直到无法再看见。>

D-4098:不!她们跑了!

<怪物就快要撞到两人了,D-4098缩在墙角的沙发后面。D-4099这时靠到D-4098旁。>

D-4099:你的刀呢?

<D-4098把菜刀递给他。D-4099接过菜刀,向阴茎怪物冲去。>

D-4099:哈!

<怪物径直的撞上了他,但他也将右手插进怪物的尿道内,扭动着菜刀搅碎尿道内部。怪物高声呻吟着,但并没有停下前进,而是一头撞上升降通道对面的墙壁,巨大的力量使得整个龟头扭曲了,D-4099也因此陷了进去,随后顺着升降通道掉了下去,消失在黑暗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