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相似的两天

1.

“愿真理之神祝福我们。”

大清早,14岁的进阶生安德烈,从美梦中醒来。而和其他人一样,他起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真理之神祈祷。

然后是更衣、叠被、洗漱、吃父母留下的早餐,最后把教科书和文具放进书包里。

“哦!对了。”他又返回卧室,拿出一个书本形状的银色勋章别在胸前。

“要是不戴这东西,那个查岗的教士又要唠叨什么‘你们不戴进修徽记是对真理之神得不尊重’那么一大堆了。”他心想。

“我出门咯,愿真理之神眷顾这一天,爸爸妈妈。”虽然父母早在自己醒来之前就出了门,但他依然对着家里说了这句话。

锁门,走路,上公交,并没有什么可说的。

行车的路上,他看见那家自己补习过的授理教堂关门了,后来听说,这家教堂的神父被指控为“遮眼者”教的邪教徒,还在光天化日之下焚烧真理典籍。

安德烈并没有对事情的后续感兴趣,毕竟所有人对于邪教徒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脱身,不要惹事上身。

2.

到了进阶修院,首先是在校门口的三分钟静默,目的是回想真理之神对自己的恩赐,以及自己之前所学的知识。

当然,对于安德烈来说,只是三分钟的胡思乱想罢了。

“光为知识,知识如光,诞生于虚无,传播于世界…….”

第一、二节是神学课,安德烈马上把自己昨晚上突击背诵的真理典籍脱口而出。拗口的词句让他好几次差点咬舌头。

第三节是化学课,这次来的是一个新教士,至于原来那个,他在上次课上做实验的时候把实验室炸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教士不愧是真理之神的传道者,受个伤,补偿金都赶上我们家两年的总收入了。”安德烈听到了隔壁桌那人的闲聊。

第四节是体育课,自从今年统计的全人民身体素质报告显示了人们身体素质急剧下降之后,最高教皇亲自在神谕之规里添加了一句“唯有健康的身体,才能将真理之光传播得更远。”然后,全世界修院的体育课一下子就急剧增加了起来。

“啊……大太阳天的让跑1500m……要命啊…….”跑完了以后,安德烈像拧抹布一样将T恤吸收的汗水拧出。

“不过看着那群仗着学习好就瞧不起人的混蛋们在跑道上累死累活,可真是一项美好的娱乐活动。”想到这里,安德烈觉得真理之神真是干了件好事。

午饭时间,依然是那么平平淡淡的味道,不过某个学生不小心把菜汤洒在了食堂里的真理典籍雕像上,于是他被罚了打扫整个食堂,还要第二天把真理典籍重新背一遍。

“真惨。”然后安德烈把最后一口饭放进嘴里。

下午的第一节是历史课,安德烈一直对于什么“教义分裂战争”,“亚历山大公爵亵神叛乱”以及“最初的传播者”什么的真的一点也听不进去。

“一群过去的人吃饱了没事干做的事情,还要麻烦现在的人记下来,编成书,你们就这么自恋吗!不知道什么叫深藏功与名吗!”

就在安德烈想换个姿势用手撑着自己胡思乱想的脑袋时,手位的变动把他的笔给挤到了地上。

他刚准备慢悠悠的捡起来,这时,一只娇小的手掌插入进他的视界里,帮他把那支笔给捡了起来。

“哟,给你。”可爱的娃娃音。

变换一下视角的方向,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生。

处在青春期中那未脱稚气的可爱脸庞,正带着一丝甜腻的微笑正对着安德烈。

这是杰里米,青春期小男生安德烈的暗恋对象,他还在自己心里给她起了个爱称“小果冻”。

那么,当一个青春期小男生看到自己的暗恋对象正在向自己微笑时,会发生什么呢?

安德烈的内心世界,爆炸了。

虽然内心爆炸了,但外面的世界却没有变化,我们的安德烈强压着颤抖的声音说了句“谢谢”之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件事情之后,安德烈决定把那副微笑刻在自己的大脑里,永不忘记。

3.

下课,放学,回家,也没什么好说的。

回到家,看见早一步回来的父母,父亲依旧会掐掐安德烈的脸然后问他这一天经历,母亲则会时不时带回来一些护身符什么的来保佑安德烈受真理之神更多的祝福,虽然教会人员一直在强调“真理之神对于人们的祝福是平等的。”但是,母爱嘛,虽然有点让人吃不消,但它终究是对你最温暖的爱。

吃饭,写作业,然后做点娱乐活动,最后睡觉。

伴随着父母的那句“愿真理之神赐你个好梦。”安德烈闭上了眼睛。


1.

“愿真理之神祝福我们。”

大清早,34岁的深渊窥视者安德烈,从噩梦中醒来。而和其他人一样,他起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真理之神祈祷。

然后是更衣、叠被、洗漱、自己做好早餐并吃下,然后整理一下自己彻夜研究的深渊造物数据。

“哦!对了。”他又返回卧室,打开自动文书,让一道视网膜扫描一样的光线掠过自己的眼睛。

“呼~全勤差点就没有了”他心想。

这时,自动文书提醒他回████号前哨处理一下事务,安德烈无奈的摇了摇头,于是他带好了要拿过去的资料,走向家门口。

“我出门咯,愿真理之神眷顾这一天,爸爸妈妈。”虽然自己在加入同修会时,自己的父母,朋友,以至认识自己的所有人,都被同修会抹去了关于自己的一切记忆,但他依然对着家里说了这句话。

2.

锁门,走路,上公交,并没有什么可说的。

行车的路上,他看见那家本已关门的授理教堂重新向人们敞开了大门。

“又有一个可怜的教士要发疯了……”安德烈无奈的摇了摇头。

谁会相信自己学习过两年的授理教堂是一个镇压深渊造物的仪式设施,而仪式内容竟然是给学生们讲课,但是这些教士无一例外地被深渊影响,成为了“遮眼者”邪教的一员。

更无奈的是,这是目前唯一的最优解,否则只会导致更糟糕的情况发生。

到了前哨里自己的办公桌前,本应立刻开始工作的安德烈闭上眼睛,静默了三分钟。回想真理之神的教义和自己之前处理的工作。

就像是心理暗示,或者一种仪式,这会使安德烈更加精神饱满的投入到一天的“工作”中。

“安静,黄油,撕成碎片的月亮填补在打扫不干净的理想乡的地面上,噩梦为顶级,电缆未够格,神一边嘲讽世人一边降下神赐……”

今天的工作是监督祭品们对某个深渊造物念诵咒语,虽然咒语拗口且完全看不出咒语之中的逻辑性,但是却能安抚住镇压设施内那只怪物的内心。

回到办公桌前,发现自己隔壁桌的同事换了一个人,问过才得知,那个人在一次镇压深渊造物的过程中,死于深渊造物引起的爆炸。

“按照他的遗嘱,会有一大笔钱寄给他的妻子和父母,但是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这笔钱的来源……诶,愿真理之神祝福他的灵魂。”

在听到新同事说到“妻子”的时候,似乎有针扎向了安德烈的心。但他用对同事的悲伤掩盖住了那份心痛。

3.

“修士安德烈,一份文书已接收”自动文书传来了语音提示。

尊敬的修士 安德烈:
关于汝等对于深渊造物-███的探监申请已被批准,时间为此文书发送时间至下午三时,逾期视为放弃探监权力,望注意并尽快执行。

愿真理之神祝福你。

这些文字仿佛能造成物理伤害一般,看到这件文书的安德烈仿佛脑袋上挨了一棍,停止思考,双眼无神的望着文字。

没过多久,仿佛被打开了电源一般,安德烈从办公椅上弹起,用着自己平生以来最快的速度,奔跑向深渊造物-███的收容措施。

能烤熟人肉一般的阳光,没有一丝流动的空气,汗水浸湿的衬衫,边缘被刮破的白大褂,因为过度激动而紊乱的呼吸,被惊吓而慌忙躲开的人们。

一切的一切都没能阻止安德烈的奔跑。

终于,某间设施的门前,某个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男人,正依着墙面,喘着粗气。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安德烈平息着自己的呼吸,但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平息内心里的狂轰乱炸。

终于,带着平稳的呼吸和还有余波的内心,他走进了仪式设施。

3.

设施被隔离玻璃分成了两部分。

一边,空调将室温维持在24度,安德烈伫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雕像一般

另一边,冷凝装置将室温降到零下60度,一尊晶莹的女性雕像站在那里,逼真的像是活人。

雕像的右手向前伸去,大拇指在食指上方,仿佛在递交什么东西。

安静,唯有空调冷气声回荡着。

唯一能自主发出声音的安德烈,只是无言的望着雕像。

他现在多么想冲破隔离,去抱住对面那个曾为自己妻子的雕像。

但一但解除冷气,那团自己妻子形状的结晶就会开始无限增殖,最后,自己的妻子将极有可能对这现世造成无可逆转的灾害。

他现在想说些什么,但他甚至都无法确定那个雕像是否具有心智,所以他害怕,害怕他说出口的话语没有得到回应,害怕那个雕像只是一具空有外表的死物。

他想放松下来,所以他习惯性的把手插入裤子口袋,但心中焦急却催使他又把手从口袋中快速抽了出来。

然后,是一阵清脆的声音。

那是自己之前随手放入裤子口袋中的笔,被自己快速抽出的手从口袋里连带了出来。

他刚准备慢悠悠的捡起来,在他视线向下的时候,余光看见了那具雕像,好像动了起来。

他急忙变换了视角的方向,映入眼帘的——

那具雕像摇摇晃晃,幅度越来越大,最终,倒在了地面上。

然后,是一阵清脆的声音。

如同玻璃一样,曾为自己妻子的它,变成了一团碎片。

然后,碎片慢慢变成了颗粒,颗粒慢慢变成了粉末。

而粉末,慢慢变成了虚无。

而安德烈那为了捡笔而弯腰的身体,慢慢变成了跪下。

“好久不见,小果冻……”那句一直没能说出口的话,未经大脑的从安德烈的口中说出。

然后,一具名为安德烈的空壳,久久的跪在了设施的地上。

5.

“你应该知道了吧,你的那次见面,其实是一次深渊造物净化行动。”

记忆消除室里,作为安德烈好友的记忆消除师说道。

“我知道,使徒议会亲自批准了这次行动,让我亲自用自己的思念之情杀死了自己的妻子……不,是一个危险的,足以造成大规模破坏性事件的,必须尽可更净化的深渊造物。”

用略带自嘲的语气,安德烈有气无力的说着。

“好了,别再废话了,赶快执行记忆消除吧,在我后悔之前。”

“你就这么想要忘了自己的妻子吗。”

“哪怕我不愿意,那群人会肯定‘人道主义的’关心我的心理状况,然后‘建议’我去做记忆删除的。”

“好吧,闭上眼睛,就当睡一觉。”

于是,伴随着朋友那句“愿真理之神赐你个好梦。”安德烈闭上了眼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