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晕

“检查通讯,完毕。”

“已收到,Alpha。通信正常,准备进入预定目标区域,完毕。”

四号转头望向休伊直升机下方快速掠过的中东民居,一号在通讯中简单询问了着陆区域状况,随后挂断通讯。

“情况确认,目标城镇有未疏散平民,”一号用冷酷无情的嗓音汇报,“检查装备,三十秒后到达着陆区域。”

坐在长凳上的队员不约而同地拉动枪栓,在直升机扬起的沙土中踏上坚实的陆地。六人的队伍随即收束成一列纵队,一号小心翼翼地推开院落的大门,望向空荡荡的街道。

一切处于寂静之中,甚至虫鸣也清晰可辨。在阴影的掩护下,一行人快速穿过被周围楼房阴影笼罩的大街,躲进小巷的黑暗中。

“观察哨,这里是A-1,我们已到达指定位置,回报目标状态,完毕。”

“收到,A-1,目标位于220方向的清真寺附近,塔楼内约有二十名武装目标,完毕。”

“现在周边战况如何?完毕”

“政府军已经推进至城市约十五公里的西部的杜瓦河西部,按照现在的局势来看,你们还有七个小时。如果进行大规模交火,这个时间将会更短。”

“收到了。五号,六号,建立狙击点。其他人跟我来。”


“一号汇报,我们已经到达建筑物外侧,请求行动,完毕。”

“否决,原地等待一分钟以让无关人员离开交火区。”

寂静——一分五十秒后,一阵尖锐的叫骂声和铁门关上的巨大响声。小队成员无声地滑到墙边。

“Lawrence,汇报,情况如何?”

狙击手在通讯中咯咯笑了起来。

“稍安勿躁,Keynes ,这种吵架场面你绝对无法在法兰西看到。”

队长叹了口气。

“该死的。”


现在 2020年6月 中东

“Smokey报告,到达指定位置,完毕。”

“收到Smokey,美军的掠食者正在上空巡逻。原地待命,等待进一步指示。”

徐琰抖了抖自己的背包:“你别说,太久没穿军装,还真的有点挤。”

“胖了就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Risk在一旁嘲讽,“看样子美国佬打算干一票大的。”

“干毛子的基地?”徐琰看着望远镜中的哨卡。

“信息过时了,加个EX。看样子现在是中东人占着,拿着毛子上世纪的过时货。”

“军火贩子。看见那皮卡了吗?至少五只RPG-7。不知道箱子里是什么,看大小像是冰箱。”

“可还行。”

两个人静静地看了一会儿。

“话说你以前在这见过一个异常?”

徐琰抽了口电子烟。

“很久以前了,那也是我加入基金会的原因之一。绕了一圈,现在又回来了。”


2008年 中东 同一位置,

“无关人员已撤出。”

“很好。Somkey,破门。”

徐琰将线性炸药黏在生锈的蓝色铁门上。Keynes低声数了三下,哨塔上的卫兵便如触电一般直挺挺地坠落。

爆炸声如惊雷,撕碎了夜的宁静。伴随着烟尘一同涌入院内的,还有三颗在空中不断打转的闪光弹。炫目的白光瞬间淹没了正要拿起桌边AK的士兵。九次闪光之后,八人冲入院内,举起手中步枪将烟花的几名恐怖分子击毙。

“东南角来人了。”

徐琰正好看到一对巡逻的哨兵从屋后绕过来,便转身击倒了其中一个。另一个在被Keynes击倒之前开了火,枪声便沿着墙根一路传播。

“有二十多人朝建筑物朝院子来了。你们要快。”

“那就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了。”大个子机枪手Bell 一边提着自己的M249,用精准的点射压制着房间内探头探脑的中东面孔,“他妈的,Lawrence,别让人跑了。”

“收到,放心吧。”

一声玻璃碎裂的响声,一具尸体笔直地由楼上坠落。伴随着刺鼻的催泪瓦斯,队员冲进屋中。伴随着不断响起的弹壳落地声,躯体一具接一具地倒下。小队势如破竹,在三分钟内,整栋建筑再次陷入了死寂。

Keynes踢了踢倒在床边的尸体。

“这里是A-1,汇报,‘普林西比’确认击毙,完毕。重复,‘普林西比’已被击毙。”

无线电频道内传来长长的叹息。

“明白,A-1,搜查建筑,寻找生化武器,完毕。”

“嘿TL,”突击手Carlo切入通讯。“我们发现了一个被锁住的地下室。”

“收到Carlo。Smokey、Bell,把尸体装袋。其他人跟我。”

“又让我们做这个活。”Bell不满地抱怨。“每次都是我两。”

“少说两句吧,大个儿。”徐琰苦笑着抽出裹尸袋,“抱怨也没用。不如赶紧做完。”

大个子瞪了他一眼。

“你们东方人脾气怎么这么好。”

“也就我吧。”

一身沉闷的响声。来自他们脚底。

“那是什么?”

“嘿,TL,还好吗?Keynes?还在吗?”

无线电杂音。

“Shit。我去看看。他们不会踩雷了吧。”

“我知道——”

脚下的地面忽然开裂,伴随着不断从天花板上落下的灰尘,一道黑光宛如火山爆发的洪流一般自地面倾泻而出。壮硕的机枪手在一瞬间没了踪影。周围的一切开始解体。徐琰跌跌撞撞的奔向窗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