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盒
评分: 0+x

悲剧 第二部 第五幕 宫中宽广的前院

无数火炬。

斐勒斯(站在前边,充任监工。)

你们,给我快点!
过来,朝这边走!
你们粗制滥造,
活像年久时钟;
齿轮晃晃悠悠,
传动轴已生锈;
勉勉强强凑合,
胜过血肉一筹。

老旧的自动人偶(合唱。)

听闻您的召唤,
即刻前来帮忙;
蒸汽驱动太阳,
皮带丈量界疆。

高举神的心脏,
血肉难伤分毫;
齿轮击碎颅骨,
发条缠断颈项。1

手握火炬铁镐,
四顾茫然彷徨;
唤我为做哪般,
早已把它遗忘。

斐勒斯

不要斤斤计较,
全听我说就好。
你,过来!在这挺直躺倒。
你,过来!拔去四周野草。
你们,过来!挖出深深洞坑,
只为的把那老人埋葬!

老旧的自动人偶(动作僵硬地挖掘。)

宫殿到坟场,
世人皆虚妄。

梵埃尔(摸索着宫门走出宫殿。)

铁镐叮当作响,
令人精神昂扬!
民众勤苦辛劳,
建造机械工厂!
摆上车床,
筑起高墙!

斐勒斯(低声。)
建厂砌墙,实在辛苦,
可最终不过给人做了嫁衣裳。2
结局已注定,
毁灭并消亡。

梵埃尔

监工!

斐勒斯

在这儿!

梵埃尔
给我不择手段,
招工多多益善!
吃硬的就给硬,
吃软的就给软。
每天向我汇报,
地基打下多少。

斐勒斯(低声。)

不是打地基,
而是挖坟场。

梵埃尔

自由肆意蔓延,
工厂全遭侵染;
光辉伟业圆满,
清除民主为先。
工厂屹立之处,
尽皆专治乐土;
民众充作钢架,
构建极权大厦。
一当钢材匮乏,
投入熔炉烈焰!
一当机件断裂,
甘当轴承铰链!
一当高墙破损,
献身填堵空缺!

斐勒斯(低声。)

想得倒是好,
人可办不到。

梵埃尔

啊,我完全沉迷于此,
这智慧的最终结论:

(稍作停顿。)

唯能忍耐专制与极权之苦者,才配享受专制与极权之乐。

我愿见到这样的一群,
为我恒久工作的工人。
那时,我便可以如此说:
你真完美啊,请停一停!
于是,我将会万世长存。
心怀至高幸福之预感,
享受至神至圣之一瞬。
(梵埃尔仰面倒下。老旧的自动人偶们将他接住,把他放在地上。)

斐勒斯(得意)

不满现世幸福,
追逐变幻虚无;
时间终归得胜,
老人倒卧地上。
时钟一声不响——

老旧的自动人偶(合唱)

时钟一声不响,
好似夜深人静——

斐勒斯

指针已然低沉。3

合唱

消亡殆尽。

斐勒斯

消亡殆尽?何必说消亡?
消亡与虚无是一回事!
既终归虚无,又何需创造?
虚无即等同未曾存在,
恒久的虚无为我所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