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曲

晚上好,博士。请坐,把风衣挂在那就行…哦,自便吧。这里已经快三年没有来过客人了,要不…哦,好。请您稍等。我这就去点灯。这盏灯也有几个年头没开过了…毕竟这里只有我Anderson长年孤身于此。
请原谅我丝毫没有准备的失礼。这都要怪我一工作起来就忘了时间。您也不是不明白,在我们的领域,专注甚至比时间线的科学限制更重要。——言归正传,我这次特地请您过来,也是想跟您谈谈这些“异常”。我们在这条时间线上的时间不多了,您也知道的。这倒不是因为所谓的基金会对曾经“工厂”的收容——虽然这种事并不罕见,我也早就习惯了——嗯,我知道。GOC面对他们口中的异常,态度您也清楚。现在工作也算是难做了……
至于所谓的基金会,O5们。他们一直很荒谬,一直在误解,也一直很狂妄地不相信我们的观点。——对了,您来的路上把那些特工都就地解决了吧?逆模因,很好——他们所做的,无非是挖个他们称之为Site-01的地洞,胡乱编造几分假文档并将它们编为001,算是草草为我们的世界设置了一个似真似假的开端,甚至全然不顾那台机器那个模因以及那八天的自相矛盾。这样的谎言和真实交织,无非是显示了他们对真相的恐惧和对现实的无能为力。——博士,运用你我的能力,搞到所谓“5级机密”简直是再容易不过了,对吧?
基金会定义了休谟场,发明了SRA,也算是极致的唯物主义了。但这样的观念,面对那些模因,他们的研究又将何去何从?那么您的存在论6号球呢?——顺便一提,基金会最大的弱点,就是彻头彻尾的懦弱。数年来,我们为了自己的目的,策划的收容失效不下20次了吧?创造的“异常”也不算少了吧?即使是在那个有关扳道工的两难选择中,我们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扳过道闸以止损。可是基金会呢?GOC呢?基金会只会一味地消极收容,GOC的无效化路径也一成不变。它们难道不知道,我们用中世纪的哲人石对那些寻常物件进行提炼,升华。所追求的,不就是把异常的作用实在化,进而改变这条时间线吗?还是说,它们在假装不知道?
是的,确实,就是这样。但对于工厂不是。所谓的“工厂”,仅仅只是我一人,于万物之中的我。我们和MC&D、AWCY、第五教会、破碎之神都不一样。这条时间线的科学正在自我封闭,休谟的概念也注定是锁上这一切的最后一把钥匙。博士,在弦理论的海洋里,不存在绝对的科学,只存在绝对的意识。这一张有着八个基本物理量(含休谟)的膜在逐渐封闭、坍缩。最终的结果,不是“热寂”,而是现实的坍缩重构,一切化为虚无。而我们制造的“异常”,是另一张膜延伸于此而形成的α爱因斯坦-罗森桥。如果这条时间线和我们用了相同的称谓的话…应该会的,毕竟这条时间线和我们的不算太远。
O5们运用谎言创造了一个个关于你我的传说…博士,是时候了。我们本想让这条时间线走得更远,现在看来显然是不太行了。那个日子就快要来到了。既然如此,我们在此也不宜久留了。只是我很好奇,几个月后,当异常不再异常,基金会和GOC又将何去何从?又该编造怎样的谎言来掩饰这一切呢?
…是吗
那么,欢迎加入工厂,Wondertainment博士。


[2024年█月██日,所有“工厂(The Factory)”和“Wondertainment博士”的项目均同时无效化。]
[O5已下令调查此事和混沌分裂者的联系。]
[考虑到20世纪两(2)次使用了SCP-2000,CN-1000事件于2024年9月27日发生,时间线γ8-03-AACAF被放弃。]


[基金会应急管理系统]
[欢迎您,5级权限用户【未知】。]
[请输入指令。]
[时间线转移操作成功完成。]
[设施电力失效,已切换至紧急电力供应。]
[警报:已失去与Site-19,Site-23的联系,是否启动EK级响应?]
[警报:检测到大规模收容失效,是否启动XK级响应?]
[警报:检测到大规模现实重组,是否执行死亡欧几里得(Death Euclid)协议激活SCP-2000?]
[警报:设施应急电力失效,将于300秒后断电]
(此为时间线γ8-03-AACAF的最后数条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