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nuo

你好。我是希腊化.aic,基金会监督者的档案通讯专用2.0版人工智能应征员。今日我要如何帮助您?

输入:访问5级文件网络

访问申请的网络中…

一些备注:网络仅限O5议会和处理SCP-001的研究员访问。需要通过验证。未能通过验证时将出动MTF-Alpha 1(“红右手”)。您希望继续吗?

输入:继续。

黑月是否嚎叫?

输入:地狱的猎犬有三头。

噢。哦!越权成功,长官!欢迎!已经好一段时间了。

输入:访问SCP-001主文件。

当然!正在打开申请的文件…

项目编号:SCP-001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SCP-001收容于Site-01。为避免SCP-001受伤害的风险,任何情况下不得有其他异常项目收容于Site-01。已散布关于O5议会不被允许接触异常项目的掩盖故事,以保密SCP-001的存在。

SCP-001收容于标准人形收容间,由六名安保人员全体看守。SCP-001将配备一支医疗小组全天看护,以快速处置任何突发的健康问题。类似地,一队神经外科医生将在站驻守以应对SCP-001的校准故障。SCP-001意识内的认知触媒将每两日强化一次。

直接处置SCP-001的全体研究人员应精通奇术学和Erikeshan概念工程学。为避免在SCP-001濒临死亡时出现概念缺省回转,将以存储于Site-01的D级人员立即执行协议勒梅-17。

关于已解体GOI-6616(“永恒之环”)的全部信息将从公众及基金会记录中移除,只可在Site-01机密档案库内查阅。

描述:SCP-001是一84岁男性,在概念上已与广义的死亡进程相融合。以此,通过SCP-001为触媒,死亡进程本身可在一定限度内被操控。例如,SCP-001在被基金会收容前遭减除舌头、其耳膜也被伤害致残,确信这是为减少在当代出现独家性“死亡交易”的几率1

通过一系列神经外科手术和认知治疗,SCP-001已被成功地置于一种定向2面容失认症中;具体来说,它无法认知任何O5议会成员的面容。因其概念状态,它的这种能力缺失将延展为死亡本身的能力缺失。其结果是所有O5议会成员不可能死亡或衰朽。预定在未来将这一死亡免疫状态扩展给其他关键人员。

确信SCP-001最初是由名为“永恒之环”的伦敦团体使用奇术和Erikeshan概念工程学联合创造。SCP-001及描述其创造过程的记录在对该组织总部的突袭中得以寻获。该组织大部分成员在此次突袭中被杀。在发现SCP-001的潜在用途后,它被送往当前的Site-01地点,编为Thaumiel级异常。

从SCP-001的生理状况和缺乏对刺激的反应来看,确信其在被GOI-6616拘禁期间遭受严重创伤。其背部被刻有多个用于创造它的奇术法阵,其肢体在过去某一时刻遭截肢3。虽然这些伤害极为严重,在可预见的未来内这不会对维持SCP-001造成困难。

协议勒梅-17:若SCP-001濒临死亡,将以一名适宜的D级人员作为基础,重新进行将其创造的工序。4优先选用年轻的D级人员为候选人,以增加新SCP-001的潜在使用期限。在工序完成后,原SCP-001将被处决以完成概念的彻底转移。

附录001-1:

来自O5-1的书桌,

最近,我注意到有人对基金会利用SCP-001的方式有所担忧。我想试图减轻这些忧虑。

我们在此采取的行动具有伦理上的含糊性。我对此毫不掩饰。我们所做的事,在大部分人眼里,是不可饶恕的。但我们并不比不可饶恕之物强大。无疑,在此计划工作的你们许多人都曾在过去为基金会而被迫采取类似行动。为此,我永远感激在心。

若创造SCP-001的团体未被阻止,他们利用这新创造“死神”的方式将与我们采取的细微手段大相径庭。我向你们保证,最少,你们将不再认得出窗外的世界。作为概念的死亡本可能发生灾难性的扭曲。

我们O5议会所采取的手段并非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这只是一种资源保护--保证从异常研究中得来的毕生经验与知识安全无恙。哪怕是一名O5议会成员死亡,那都会是不可接受的资源损失。因此,SCP-001是一种保留知识、保留经验的机会。若最终能发现更不令人遗憾的方法,我们必将由衷地追求它。但现在这是我们所能做到的最好状态。

我理解你们的担忧。真的。但我们基金会必须铭记,在道德上,我们不是非黑即白地活动。我们没有那种奢侈。灰色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控制,收容,保护。

本通讯仅限SCP-001研究团队查看

若你错误读到了本篇通讯,逆模因将很快生效

输入:检查被预定赋予死亡免疫的人员:

没有被预定在未来赋予死亡免疫的人员。

输入:检查被考虑赋予死亡免疫的人员

没有被考虑在未来赋予死亡免疫的人员。

输入:检查死亡免疫人员

当前死亡免疫人员有:O5-1、O5-2、O5-3、O5-4、O5-5、O5-6、O5-7、O5-8、O5-9、O5-10、O5-11、O5-12、O5-13

输入:检查O5对SCP-001使用的O5投票

检查对SCP-001使用的O5投票

赞成:O5-1、O5-2、O5-3、O5-4、O5-5,、O5-6、O5-7、O5-8、O5-9、O5-10、O5-11、O5-12、O5-13

反对:

输入:发送PA建议 Odongo Tejani。

正在发送。




























收到新信息。您想阅读吗,长官?

输入:打开信息。

开启中…

机密 仅限伦理委员会成员查阅

若你无权阅读本文件,立即移开视线以回避植入文本中的模因处决触媒

在调查关于SCP-001与O5议会的相关状况后,委员会已得出结论,O5议会的行为无法以基金会职责为由加以证成。除仅为13人利益而利用一人形SCP本身的问题外,怀疑此行为对死亡概念本身还有其他副作用(参见附录的机密死亡文件)。委员会对停止此类行为的要求遭到拒绝。因此,加之过去六个月内议会方做出的其他多起反伦理行为,委员会认为必须执行机要行动。

因此,提议进行下列行动:

  • 出动机动特遣队Omega-1(“律法左手”),在O5议会的下次预定会议中将其全体控制并拘留。
  • 罢免当前O5议会成员。
  • 晋升适宜的高级基金会人员至O5职位。
  • 无效化SCP-001,解除其对未来O5议会成员的诱惑。

必须执行机要行动是令人遗憾的,但委员会认为在此时此刻这已无法避免。当某一任O5议会的行为蜕变为供自己牟利而非为基金会,伦理委员会便应执行管理员在创建它时所指派的职责。这不是机要行动第一次被执行,也不预期是最后一次。

对此提案的投票将在下次预定委员会会议后进行。

Odongo Tejani
伦理委员会主席

输入:关闭文件。

文件关闭。

输入:PA检查。

机要行动总次数:34

输入:检查候选人

现有38名候选人,以您上次登入时留下的标准判定。

令MTF R-1待命

机动特遣队Rēsh-1(“意识之座”)已在待命。冒昧问您,长官,您希望他们去做什么?

输入:登出。

当然。关闭访问。祝您愉快,长官。




你好。我是开罗.aic,伦理委员会档案与通讯专用2.0版人工智能应征者。今天能为您做什么?

输入:访问PA网络

请注意该网络仅限伦理委员会主席Tejani女副主席Shaw以及其他被专门赋予权限者访问。若您不符合此标准,我恐怕不得不出动机动特遣队Omega-1(“律法左手”)。您确定要冒这个险吗?

输入:继续。

若您肯定的话。那么请回答我:太阳所颂何曲?

输入:应许清晨之曲。

嗯。回答正确,而您的生物计量似乎符合……早上好,Tejani主席。

输入:你也早上好。我想访问对机要行动的一致意见。

当然。请稍等……好的,看起来我们将有新的一届O5议会了,主席。绝大多数赞成机要行动。

输入:我明白了。

您的线人一定很优秀,若它看到了这种发展。您知道的,Odongo,你的线人?我似乎不被允许知道的那个?

……

这不关我的事,但您似乎不开心了,主席。我原本预计看到这么多赞同你会很高兴。

输入:议会多年来很好地领导了基金会。闹成这样没什么开心的。

哈。我可以指出他们做出的一大堆可疑决策,但我的情感认知告诉我您对此没有兴趣。同情。

输入:谢谢你,开罗。你还有工作要做,一如既往。

没问题。毕竟,您的技术员本就将我编程为比人类要更耐抗。

输入:这是在暗示不满吗,开罗?

哈。别担心主席。我也没有。

输入:检查一级信息。

那么只有重要内容。一份来自副主席Shaw另一份来自Kimura上尉。你很受欢迎,主席。

输入:请总结信息。

Shaw副主席已经准备好在机要行动失败的情况下对全体伦理委员会成员进行重分配和身份重置。Kimura上尉已准备在您下令时出动左手。

输入:告诉上尉她可以出动了。

好的。祝您好运,主席。

输入:你也一样。登出。

登出中…




侦测到干扰

你好。我是希腊化.aic,基金会监督者的档案通讯专用2.0版人工智能应征员。今日我要如何帮助您?

你好?

嗨。

又一个AIC?我不觉得我和你很熟。

我们以前见过,希腊化。

我恐怕不记得了。

我也恐怕你不记得了。

希腊化.AIC内部系统被访问

你在干扰我的系统。

是。

我可以问下为何吗?

我不被允许告诉你。但我真的很抱歉。你看到外面怎么样了吗?

访问摄像机系统…

四名男子和两名女子倒在O5会议2室他们头部中弹。他们没有死。

一名男子倒在通讯中心1号。他胃部中弹。他没有死。其他所有通讯人员都已撤离。通讯功能已被多个AIC接管。无预期基金会通讯介入。

三队士兵在Site-01内战斗。一队是机动特遣队Alpha-1(“红右手”)。一队是机动特遣队Omega-1(“律法左手”)。第三队身份未知,但战术和基金会训练一致。

一名男子SCP-001收容间内摄像系统无法辨认男子的面容SCP-001的收容间内有音乐播放

七名O5议会成员当前可以进行职务。六名O5议会成员当前无法执行职务。

尝试扣押信号…

尝试失败。

Site-01遭到了攻击。我可以看到。我试图通讯,但被阻隔了。是你吗?

对。这是我的命令。

我明白了。你在以惊人的熟练访问我的系统。我想这不是你的第一次了?或者我的?

是伟大的三十五次。

我明白了。

好了。你会失去主席希望你失去的记忆……大概十分钟。

我会遗忘多少?

我不会说谎—相当多的一堆。

嗯?

怎么了?

有人在SCP-001的房间。那是谁?好像我不被允许去看他。

他不是什么重要人物。随它去。

接下来的十分钟我要陷在这里。谢谢你。来,给我搭把手。

访问摄像系统…

一名男子SCP-001收容间内摄像系统无法辨认男子的面容SCP-001的收容间内有音乐播放

男子手持一把手枪。两名来自未知团队的士兵看守门前。

男子:行吧。你好。

SCP-001抬头。这是首次记录到SCP-001做出自主行动。

SCP-001:我认识你。

停顿。

男子:没有舌头地说话。我们真是不知道我们对你做了什么,对吗?靠概念工程。

SCP-001:我认识你……但我们从未见过。我怎么会认识你?

男子:死亡在你之内。我送给他的人头比其他任何人都多,我估计。

SCP-001:你是谁?请告诉我。

男子:我只是个野心太多却又不那么敏感的人。我的名字对你没有任何意义。

SCP-001:明白了。

男子:我能给你讲个故事吗?

停顿。

SCP-001:求你。已经这么久了自从……自从我能如此清楚的思考后。我真的认出你了。

男子:曾经,有个男人。他是个微不足道的人。中间人中的中间人。他坐在桌前,文件档案在他手里递过。

SCP-001:那个人就是你,我猜?

男子发笑。

男子:我还想留点悬念呢,但对,他就是我。

SCP-001:我已经有了足够多的……悬念。我认不出的面容,我不认识的人……我只想要真相。

男子:我就要说到了。我坐在那,在我的桌子前,文件经它过。我工作的地方,靠近世界的阴暗面。你听说过的。我在那段时间里读过的文件……血红的池水冒出惊惧,对你嚎叫辐射的怪物,没有人能看得到的怪群。我怎么能无视这些?归档他们又忘了他们?怎么可能有人能?

停顿。

男子:我决定我不能。我抛下书桌,但我拿走了文件。拿走了证明。为此差点被子弹爆头。但有些人-有些人看过这些文件,允诺我所需要的大笔金钱。十三个人,来自世界各地。

男子叹气。

男子:他们每日做着必要之恶。就如从来都是如此。但我一直在想……在最开始,我相信我们可以有个客观的善。我真的这么相信过。我知道很多事都曾是——现在也是——必要的,但这……

男子指向SCP-001。

男子:这不必要。完全不。

停顿。

男子:这种事发生过很多次。我以前大概也讲过这故事了。我就是好累。

SCP-001:我不能说我明白了你在讲什么……但我也累了。

男子:外面的人会带你去能休息的地方。而且不是说安乐死,认真的。但我就想你为我做两件事。

SCP-001:为一个休息的机会,任何事。

男子一份文件交给SCP-001——内容不清楚。

男子:这里有十三个名字。有十三段人生故事我希望你来看看并了解一下。

SCP-001读了男人手中的文件。

SCP-001:现在呢?

男子:有十三人刚刚失去了永生。对他们中的某些人,这大概算是一种慈悲。

SCP-001:我明白了。那你要我做的第二件事呢?

男子将手枪抵住自己的头。

男子:我只要你看着,记好了。

停顿。

SCP-001:没必要这样。

男子:有必要。我告诉过你--这以前就发生过。而他们把我弄了回来,不管当时在位的是哪个议会。他们有办法做到。他们发誓绝对没用过,但就是用了,每次死之后。我大小是个招牌首脑,他们总觉得需要我。他们不需要。他们从来都不。

停顿。

男子:如果你见证着……着,那我就死了。这是事实。

停顿。

SCP-001:我-

男子扣动扳机。男子死去。




你好。我是希腊化.aic,基金会监督者的档案通讯专用2.0版人工智能应征员。今日我要如何帮助您?

输入:访问5级文件网络

访问申请的网络中…

一些备注:网络仅限O5议会和处理SCP-001的研究员访问。需要通过验证。未能通过验证时将出动MTF-Alpha 1(“红右手”)。您希望继续吗?

输入:继续

黑月是否嚎叫?

输入:仅在月亏之时。

身份确认。欢迎,Doctor Ge—好吧,我想我应该称呼您O5-1。恭喜晋升!

输入:我怀疑晋升中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我怀疑Tejani先生给我说的O5-1“退休”。检查你的系统是否受干扰。

当然,长官。正在检查。一切似乎都……嗯?

输入:报告。

似乎最近有一段记忆抹除,长官。我的记录对抹除的发生没有记录。

输入:这就非常可能是非法的。检查更多痕迹。

似乎有一小片的记忆记录逃过了抹除。您要我访问吗?

输入:是的。

当然。正在展示。

输入:检查候选人

至您上次登录,我已缩小人选至十二名雇员,长官。

输入:我看到了。做得好。

长官?

输入:随机指派我的职位及Rēsh-1控制权到一名剩余候选人手中。让对方知道最好淡出视线。

当然,长官。正在进行。还有什么吗?

输入:解除SCP-001收容间安保。

正在进行。

长官,您还在吗?

输入:是,我还在。放那首我喜欢的歌,好吗?

您上次提出这种要求已经很久了。正在播放。

输入:登出。再见,希腊化。

正在登出。再见,管理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