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

雨夜十一点,平常除了比赛空无一人的AT&T球馆现在座无虚席,两件球衣悬挂在场馆中心。站在球场中心的主持人把话筒递向旁边的大高个:“嘿那么,蒂姆,现在到你说几句话了。”

后者接过话筒,显然有点手足无措。

“别害羞,随便说点感想之类的就好。”

“诸位晚上好,很高兴大家今晚能到场参加我的退役和颁奖仪式现场,我是说,谢谢你们能来到AT&T球馆,在这个特别的晚上,而我能有此殊荣站在这里。”

蒂姆·邓肯说到,他的这段话引起了全场的掌声。今晚是他的退役仪式,同时球队也要把队内的MVP奖杯一同颁发给他,今晚对于马刺队的球员与球迷来讲,是一个特别的夜晚,对于另一群人来讲也是如此。

“女士们先生们,如果19年前被要求写一份我的生涯剧本,我从未能想过是这样的一段旅程。”

“在这十五年间,我与这个球队经历许多了珍贵,令人难以忘怀的瞬间。马刺是一只很好的球队,不仅仅因为它在联盟里强劲的竞争力,还因为属于它的球员和教练,我想谢谢你们,因为没有你们我不可能成为如今的蒂姆·邓肯,也不可能在今晚站在台上,接受这份荣誉。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共同争取的,这里我想对几个人说几句话。”


“詹森,你迟到了。”

沃尔特把视线从机场上的C-17上挪开,盯着身边这个被他称为詹森的人,后者刚从驾驶舱上下来。

“别这么看着我,演讲晚了二十分钟开场,你不能在计划书上一头撞死,要懂得适当变通。”詹森耸耸肩,“另外,我让他们把导航仪和保险装置重新检查了一遍,所以耽搁了十分钟,我可不想它途中掉链子。”

“迟到就是迟到,哪来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借口?”沃尔特嘟囔着。

四组共八个特种弹头刚刚从运输机上撤下来:如果地面小组监测到了什么危险发生或者康德计数器报了警,三分钟之后这八个特制的弹头就会在球馆头上开花。弹头吊装完毕之后沃尔特给三百公里外的小组打了个电话:“这里是邮递员,信件已就绪,请报告情况,完毕。”


“首先是我的家人们,孩子们。谢谢你们能陪伴我,鼓励我,你们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谢谢你们在我输球的时候打来电话安慰我,或者寄点什么吃的东西过来,唔,我爱你们,比篮球还爱,还有妈妈做的酒。”

“然后是我的大学教练奥多姆先生,他是我篮球生涯的领路人,没有他我不可能在大学就打好基础,然后加入马刺。有一场比赛我记得很清楚,整整四节我都没有得分,只有七个篮板和两个盖帽,对是七个,奥多姆先生绝对记错了,不过还好那场比赛我们赢了。”

“接下来是在场的两位队友,托尼,不可否认的是,你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控卫之一,无论是上篮或者是远投,你的传球和突破一样又快又准,每当我找到机会,球就会传到我的手上。毋需交流,只需要一个眼神。还有马努,马努是队伍里最稳重最致命的球员,你可以放心的把球在最重要的时机分给他,然后我们就会赢下这场比赛,他从不让人失望,除了护理头发这一方面。”

“这笑话可真烂,”四号把嘴里的口香糖吐掉,又嚼了个新的。“这哥们活跃气氛的能力属实令人担忧。”

“闭嘴老四,看好你的瞄准镜,再开小差我就削死你。”

“老大,要是出现了突发状况怎么办?”三号转头看向背后刚把无线电挂掉的队长,这是他第一次出这种高危任务,显然他很忐忑,想从队长那儿得到些心理保证。

“喔,不用担心,前指那边的导弹可以把这整个球馆的高度炸成负四十米,要还不行的话头上的那帮家伙有专门对付现实扭曲者的武器,安啦。”

“那要是这些都没用呢?”三号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一点,又问了个问题。

“那也好办,看见老四背上的东西没?要还不行我们就跳进坑里,把锚砸在那个家伙的脸上,一切就解决了。”

“别想太多,要相信组织。”队长拍着三号的背,接通了指挥部的无线电:“演讲即将结束,所有地面小组已准备就绪,锚已热机,待命。”


“最后是波波维奇教练,我一直认为他是联盟中最优秀的教练,无论是在日常训练,赛场战术还是赛后总结,他所做的一切都堪称完美。当然,波波维奇教练训斥球员的能力在联盟中也是数一数二的,我相信马努的头发就是波波维奇教练一手造成的。”

“加入马刺的这十五年间,我认识了很多人,无一例外他们都是善良并且努力的人,我很开心能结识这么一帮朋友,我从不后悔加入马刺,谢谢你们。能够获得这支球队颁发给我的球队MVP奖,我感激不尽。”

“站在这段旅程的终点,回望过去经历的种种。那些胜利和失败都会留在我的脑海里,但我记得最多的还是那些人。”

“那些球馆里球馆外的球迷,那些激发我帮助我的教练,那些可以作为一生挚友的队友,或是对手。能跟家人和朋友分享我的那些起起伏伏,我的孩子们从小到大的照片,以及他们经历过的那些爸爸的比赛,那是我最为珍惜的。”

“谢谢圣安东尼奥这座城市这些年来的支持和爱,谢谢全世界喜欢我的球迷们。”

“我永远爱着你们。”

话毕,蒂姆·邓肯向面前的人群挥手致意,金色的反光带和彩纸从球馆顶部一泻而下,挂在顶部的21号球衣缓缓下降,所有人起立,人群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这是一个时代的落幕,马刺失去了建立它王朝的一根支柱。同时,地面小组康德计数器里居高不下的柱状示数图像也缓缓下降,最终在正常数值上暂停。

“演讲完毕,正在实行最后的数值监测。”

“地面检测完毕,指数降至异常阀值以下,请求圣克罗伊进行最终确认。”

“收到,圣克罗伊3组共计21次远程检测完毕,指数正常。”

“指挥部收到,已暂时确认监测对象异常休谟活动停止,应急打击撤销,Ōllamaliztli-5协议生效。有关监视将继续维持六个月,三十分钟后在场人员撤离。”

“晚安,圣安东尼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