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曾属于Yz_Dog并已积满灰尘的笔记本

你在一间荒废了已久的房间里发现了它,灰尘已经将封面上的字给掩盖住了。
你用手拍了拍,灰尘散落了一地。封面上出现了“Yz_Dog的秘密”几个字。
你不禁感到奇怪,它曾经的主人并没有将他带走。
你小心翼翼地拿起了它。封面的皮革因为长久没有使用过开始开裂。你砸掉了笔记本上锈迹斑斑的一把小锁,然后翻开了这本笔记本,一股灰尘味立刻飘进了你的鼻腔里。
你翻开了笔记本的第一页,有趣的是,洁白的纸面使它看上去如同新的一样。上面用白板笔赫然写着几个字:

SCP文档

项目编号:SCP-CN-97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975目前无法被任何方式进行收容,也无法提前预测其发生。成立特遣队“MTF-‘亥庚’-18-“次元旅者”执行寻找SCP-CN-975-A个体及处理SCP-CN-975-1事故的任务。已查明为SCP-CN-975-A的个体需在不引人瞩目的情况下将其处决。应对其进行A级记忆删除,并对后续的SCP-CN-975-A个体的发展进行监视,异常个体如果得知了主个体的存在需及时进行记忆删除。如有必要需将其安置在远离主个体的城市/国度/大陆。严格禁止异常个体与主个体进行接触,这会导致SCP-CN-975-1。异常个体与主个体的亲属与好友的接触不会触发SCP-CN-975-1现象,但依然需要时刻注意,尽量避免。对于已发生的SCP-CN-975-1事故,需要特遣队在3分钟内使用██████████使异常失效。目前尚未发现基金会员工受到SCP-CN-975的影响,但一旦发生此类事件,需██████

描述:SCP-975为一种无法预测的次元入侵。可能在地球上任何地点、任何时间内发生。周期尚未解明,但已得知触发间隔从2天到1年不等。触发时会有随机人类个体从平行宇宙(SCP-CN-975-B,基金会内部宇宙代号D2992)内传送到主宇宙附近。被传送的人类个体(SCP-CN-975-A)通常于睡眠时被传送,传送地点随机。目前未发现被传送到极端气候的案例。至2008年█月█日以来,已有████起SCP-975事件发生。基金会在事件██████后,查明███名D级以及3级人员为SCP-CN-975-A个体,对数名在D2992宇宙中就职于基金会的SCP-CN-975-A个体的审问后发现,D2992与现宇宙无任何巨大分支。

SCP-CN-975此异常由前4级研究员,site-CN-03站点主管冯██博士于一次实验(事故SCP-CN-975-S1)中引发。(该研究员现状态记录为已死亡,但是不排除其依然存活的可能性,基金会内部正式将其进行除名。)

在任何SCP-CN-975-A个体与现宇宙主个体进行接触时,会触发SCP-CN-975-1,具体表现为,在进行接触的第1秒内,两名个体会被从接触点爆发的直径为5m的白光包裹。在此期间无法使用任何方式捕捉到白光内的情况,任何进入白光的个体会在1分钟内失去生命迹象。白光在2分钟内会完全消失,留下一个直径为2m的圆形传送门(推测传送门内可能为平行宇宙D2992,见事故记录SCP-CN-975-S1)。传送门出现的前3分钟内无任何异常,但在3分钟后传送门直径会以平方每分钟的速度进行增长,事故SCP-CN-975-S1在传送门开启的██分钟后直接导致了██市的部分完全被毁,以及多名████████出现,基金会迅速将事故通过媒体伪造成了一场8级大地震。

SCP-CN-975于一次实验中引发(代号SCP-CN-975-S1),实验成功化解了一次CK级局部现实重构事件,但却作为实验不稳定性的后果引发了SCP-CN-975。4级研究员冯██在实验中失踪,现已被记录为已死亡,在经过O5议会讨论后,考虑到其作为化解CK级局部现实重构事件实验的直接负责人,决定授予其基金会1级勋章。

附录K1 3级研究员林晓玉的日记

附录K2 3级研究员林晓玉的审问记录

日期:201█年7月█日
人员:Dr.███博士(以下简称D),林晓玉(以下简称L)
地点:██████
L:这是哪儿?(从昏厥中醒来)
D:你熟悉的地方。
L:(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L:这熟悉的天花板我永远也忘不了……我要提醒你,我们的项目由O5直接批准,并且拥有CN分部最高优先权,你现在干的事情是严重的越级。
D:(拿出一张███)我也是有授权的,况且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问完之后想留在基金会还是想退出都由你决定。不过建议你不要尝试说谎。
L:冯博士呢,我要见他。
D:别着急,这也是我想问你的问题,
L:果然……
D:嗯?你说什么?
L:不,没什么。
D:好吧,看来你也不知道。
D:下个问题,我想知道你们的实验是怎么把半个03站点的员工给弄消失的。
L:(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半个03站点!?据我所知没有我们的实验你们这些混蛋不可能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里。
D:如果不是这样,你为什么要玩消失呢?
L:消失?我……(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瘫坐在了椅子上)
之后的3小时内对象一直处于情绪极为失落状态,经过讨论决定对其进行A级记忆删除。

至此之后,经O5议会讨论决定,对新出现的SCP-CN-975-A均采用A级记忆删除并为其伪造身份和监视其正常生活。

附录K3 SPC-CN-975-S1事故记录

附录K4 Oliva博士移交O5议会的提案(未审核)


你继续向下翻页,又有同样的一张纸出现了,上面写着:

外围作品

“奥诺维奇!奥诺维奇!等一下!”奥诺维奇听到身后有人在喊他。

奥诺维奇转过身来,那是他的朋友伊万博士,此时此刻伊万博士正在исследования-12的走廊上狂奔。

“怎么了?伊万?”奥诺维奇看着自己面前正大口喘气的伊万。他知道伊万平时都是喜欢做事拖拖拉拉,这么着急可不是伊万的风格,他隐约觉得有大事发生。

“奥诺维奇……别说话…先看看这个……”伊万的手里紧紧地攥着一个U盘。奥诺维奇把U盘插进了自己的平板电脑里,64G的U盘里仅有一个写着 Конфиденциально 的文件夹。奥诺维奇打开了文件夹,但是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文件夹里存放着一张他从未在其他地方看见过的标志。三个箭头指向着一个圆形的中心,图片的下方还标注着:“SCP”这3个字母。

“SCP?这是什么?”奥诺维奇有些不解。他和伊万都是明斯克级的研究员,可是这种东西他听都没听说过。

“跟我来。”

伊万的办公室里不像那些基辅级的研究员一样乱糟糟的,他和奥诺维奇都是推崇简约风格,整个3mx3mx3m的房间内除了办公桌和必要的资料外,只有两盆摆放在窗口的多肉植物。

伊万从办公桌后的书架上取出了一本厚厚文件夹,并且从中取出了一张已经发黄了的4A纸。

“你知道冬宫事变吧。”伊万把纸递给了奥诺维奇。

“知道,怎么了?”

“你还是自己看看吧。”

奥诺维奇心里越发觉得不对劲,但还是应伊万的要求开始阅读这张资料。

“行动代号:浣熊。行动目标:暗杀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列夫·达维多维奇·托洛茨基 。”

伊万点了点头,“没错,你刚才看到的那个SCP就是这个行动的主要负责人。沙皇制一直延续下来全都是他们的功劳。他们跟我们一样,工作都是与异现象有关。”

“那么我们还真该感谢他们啊。”奥诺维奇苦笑着,但是几秒后他又意识到了什么,“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你也不会来找我了吧。”

“没错,果然是最懂我的朋友。”伊万诡异的一笑,“那么这群美国人千里迢迢的跑到我们这里来只是为了暗杀两个激进分子?他们难道不希望沙皇死在绞刑场吗?”

“你的意思是?”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直到我发现了这个。”伊万从文件夹里抽出了另一张A4纸,“列宁并不是哺乳动物,而是真菌。”

“SCP-RU-K-EX。目前已知的SCP-RU-K-EX个体被发现仅有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一人。但据推测,仍存活的SCP-RU-K-EX的个体数量超过……黑色的方框?SCP-RU-K-EX的孢子会在空气中传播,如发现个体需立即处决?”

“是的,现在你该明白了吧,列宁这个人…不,真菌类才是这些人的目的。”伊万继续解释道,“目前整个沙皇异常特调处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这件事……”

“但,你知道吗奥诺维奇,就在昨天,SCP的人来找过我了,他们告诉我,他们需要找出剩余的SCP-RU-K-EX的个体,而不知道为什么,身在沙皇特调处的我莫名其妙地成了最佳人选……”伊万再一次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令奥诺维奇不禁地打了个寒颤。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可以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这个呢?奥诺维奇?”

伊万从桌子下拿出了一本《帝国主义论》,书的封面上清清楚楚地写着“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

“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他们要我来寻找这东西。”在伊万说话的同时,4名安保人员已经出现在了奥洛维奇的视线里。

“看来你也是‘蘑菇’啊…….我还以为我们真的是朋友呢……你应该知道沙皇对列宁的崇拜者和布尔什维克份子的态度了吧。”伊万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奥诺维奇脸色惨白,他知道,伊万所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在把你交给SCP这些人时,不如先去一趟国家安全部?保安,你们可以把他带走了。”

奥诺维奇跪倒在地,4名安保人员强行把他架了起来,拖向了走廊的尽头。今天的исследования-12也是平静的一天。

那么,到底谁才是蘑菇?

你翻到了笔记本的最后一页,看起来,笔记本曾经的所有者似乎会在这里发泄情绪:

备忘录

2018/8/10:赶紧补完修正花卉的设定中心页,晚些时候要发布了,记住细节。

2018/8/13:我他妈迟早要重写SCP-CN-975这个垃圾东西,迟早。

2018/8/14:看图说话要开始了,别摸鱼了

2018/8/15:还看图说什么话呢,都开学了老哥。

2018/8/15:或许希望果实改一改可以放到看图说话上去?或许吧。


你小心翼翼地将笔记本放回了你发现它的箱子里,然后轻轻地离开了房间。像是从未有人来过一样。
“那里才是属于它的归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