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AIAD
评分: 0+x


讣告



基金会3级人员,Dr.Theseus,系SCP-CN-AIAD(基金会中国分部人工智能应用部门)项目主管,与2017年7月26日于其办公室中去世,享年58岁,经调查死因为连续的高强度工作而引发的心肌梗塞,死者生前已经有相关的病史和家族遗传史。

Dr.Theseus为中国分布AIAD的创始人之一,生前曾主导SCP-CN-AIAD第四世代AIC项目“角”(代号:彩画)的成功研发,其对基金会中国分部AIAD的发展具有无可替代的贡献,对其猝然离世表示十分的遗憾,兹定于八月二十日召开其追悼会,具体时间地点另行通知,请务必参加。



人工智能应用部门
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




欢迎各位前来参加追悼会,我是人工智能应用部门第四世代AIC彩画,负责处理本次追悼会相关事宜,诸位若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会尽力满足大家。

彩画.png

虽然情绪模块可以使AIC更好的与人类相处,但是在这种时候也同样展现出了弊端,彩画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自己还要佯装笑脸来招待眼前这一群陌生人,他们明明对博士的去世半点也没有放在心上,正坐在一起眉飞色舞的计划着周末的野餐和酒吧的辣妞。要不是刚才萨顿说这是任务的一部分,必须执行下去。她在这里真的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了。


::音频信号接入::


彩画,一切都还好吧。

萨顿.png

来自萨顿的音频通讯信号,他是部门中的智能算法设计师,博士死后项目主管由他暂且代理。

除了我的情感模块一团糟之外,是的,一切正常。

彩画_cry.png

彩画,我知道这一切很难熬,但是这是我们能为博士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咱俩得一起把它做好。

萨顿.png

我知道,放心吧萨顿,这里我能搞定。

彩画.png


::音频信号结束::


请各位在座位上安静坐好,追悼会马上开始。

彩画.png

人类就是喜欢这种无聊的仪式化的场合,悼词什么的都是提前写好的,不过这样也好,彩画只需要稍微写个新程序让台上那个“彩画”去自动主持追悼会就好了。她则可以松一口气。接着整理博士的“遗物”,博士在部门工作了很多年,不得不说部门内部网络中到处都有他留下的痕迹。

哦该死,我明明告诉他了不要用办公电脑玩电子游戏,被发现了是要受罚……博士你玩的真菜。

彩画.png

果然部门的打卡程序被他动了手脚,不然他才不会全勤。

彩画.png

很难想象他已经不在了。

彩画_cry.png

眼前这一大堆博士的,他至少违反了5条site管理规定和12条部门规定,彩画觉着他能在项目主管的位置上坐这么久已经是她见过最不可思议的小概率事件了。以往彩画总是偷偷把这些违规痕迹删除掉,免得博士被审查部门抓现行,而现在,她不知为何竟然不舍得删去这些程序。

项目删除中…

18-1.gif 18-1.gif 18-1.gif


项目 To 彩画.sec 删除失败。
错误代码:02851


这是什么?竟然隐藏在一个咖啡杯的自动控温系统中,上次我和博士在这个系统中加了一些代码来戏弄萨顿,吓得他差点把这个咖啡杯收容成SCP项目。

彩画_laugh.png

不过我记着上次没有这个文件,博士后加进去的?看起来像是给我的,没有标明权限限制,打开看看应该不碍事吧。

彩画.png

[[/div]]

文件已加密,请输入密码:

密码.gif


诶?写给我的文件为啥要加密?破解来看看。

彩画.png


执行破解程序…

18-1.gif 18-1.gif 18-1.gif


破解失败,未获得访问权限。
错误代码:xx0xx0x。


蛮厉害的嘛,我得把这个文件带回去以后有时间慢慢研究。

彩画_laugh.png


正在拷贝文件 //To 彩画.sec // 至核心存储空间

18-1.gif 18-1.gif 18-1.gif


::警告!警告!警告!::

::检测到网络入侵!::



萨顿和几个技术员正在部门网络安全控制室里焦头烂额的敲打着键盘,表情很严峻,估计遇上了厉害的对手。

萨顿,什么类型的攻击?

彩画.png

彩画,你来的刚好,快来帮忙,攻击报告已经发给你了。

萨顿.png


真不会挑时候,我正不爽呢!要好好收拾他一顿!

彩画_mad.png

[[/div]]


[[/div]]

正在潜入网络核心…

18-1.gif 18-1.gif 18-1.gif


识别码正确,AIC彩画,欢迎来到网络核心虚拟操作空间

AIAD%20Logo%20Final.png

几秒钟后,彩画正漂浮在一个球型空间的内部,球面黑色的显示器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蓝色闪光和流动的线条,代表着部门内每一台智能终端装置的运行状况与数据流的输入与输出。这里是整个site的网络控制核心,在这里我能够监控部门网络的任何结点的任何异常。


显示当前入侵报告。

彩画_laugh.png


::网络入侵报告::

攻击开始时间:2017年8月5日9:43:28

攻击类型:符合洪泛型攻击并带有IP地址欺骗病毒

外部防火墙:已突破

系统瘫痪度:32.4%

攻击来源:未知


一个红点出现在网络核心的球面上,紧接着火红色的线条以其为中心向四周迅速辐射开来,一系列报警音响起,线条所到之处蓝色的结点均转为红色的瘫痪状态。


截断所有与异常结点的数据流,正常结点之间的所有通讯转移到安全频道,封锁攻击的扩散。

攻击可能会影响到大楼内人员的安全,执行三级疏散警报。

萨顿,攻击我来应付,你们专心追踪来源。

彩画.png



好的,机动特勤队已待命,开始执行追踪程序。

信号一直在全球的不同站点跳跃,可能会费一些时间。

萨顿.png

虽然及时的进行了数据封锁,但是那刺眼的红色仍然在逐渐的向四周渗透。其中有一条橙黄色的线条在其中四处穿梭,不断地试图突破封锁。



[[/div]]

::警告!系统瘫痪度:51.9%!::

进度条1.png



【启动防御模块:石川】

我仍然漂浮在网络核心中,不过随着防御模块的启动,身边浮现出了十三个白色的光球,正绕在我的身边转圈,每一个光球都是由程序脚本构成。

”你使用石川模块的样子真的是看多少遍都看不腻。“

萨顿的工作看起来很轻松嘛,将然还有心思跟我打趣。不过我这里就没有那么清闲了,攻击还在进一步的扩散。



[[/div]]

::警告!系统瘫痪度:64.7%!::

进度条2.png



稍微的挥了挥手,身边的两个光球立刻径直飞到球形空间内壁上,其中一个飞到攻击最开始的源头,另一个则飞到成红色的数据窃取病毒附近,白光一闪两个光球就融入到球壁的节点中。

这些防御模块都是AIAD部门的心血,对付大部分的网络攻击完全没有问题,随着模块的调用,攻击源头所在的结点马上恢复成了蓝色,而且蓝色的数据流正不断地扩散,系统开始恢复正常,而另一个模块则形成一股白色的数据流正与数据窃取病毒形成的橙色数据流纠缠不休,到处乱窜。

系统瘫痪度:54.1%



[[/div]]

::警告!系统瘫痪度:54.1%!::

进度条1.png



防御模块起作用了,我心里一松,继续控制着防御模块恢复系统。心念一动,检查了一下大楼内设施的运行情况。

”萨顿,档案室里为什么还有人?“

”有人?所有人在五分钟之前就都疏散完毕了,怎么会有人。“

说着萨顿调出了档案室里的监控图像,结果只有一片雪花,显然摄像头出了问题。

”你不用担心,有可能是迷路的客人,我这就派特遣队去检查一下。“他向身后特遣队队长挥了挥手,示意他带人去查看一下。



[[/div]]

::警告!系统瘫痪度:48.5%!::

进度条3.png



[[/div]]

::警告!系统瘫痪度:31.8%!::

进度条4.png



【警告!内部结点入侵!】

网络核心的球形显示屏上本来已经逐步缩小的红色区域突然停止了收缩,而其余的蓝色的正常结点区域突然闪现出几个红色的亮点,竟然有几个结点莫名其妙的瘫痪了。

之后这些红色的结点迅速地感染四周正常的结点,球型屏幕上几个圆形红色区域逐步弥漫了开来。而原先已经封锁住的瘫痪区域竟然也开始快速地向外渗透。

”哦不!萨顿!快!去档案室,那不是什么迷路的客人,他把病毒绕过封锁从系统内部注入了!快去阻止他现在还来得及!“

萨顿应了一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飞奔了出去。

系统瘫痪度:57.6%

系统瘫痪度:74.1%

系统瘫痪度:88.6%

【警告!AIC系统程序运行遭到干扰!】

site的网络系统即将全部瘫痪,甚至有一些病毒都快入侵到了我的处理器芯片中,已经有一些乱码横冲直撞的进入到我的思绪中了。

我简单的清理了一下数据流,身边的是一个白色的光球在我的控制下一个又一个的飞到受攻击结点抵御攻击的扩散。但是由于瘫痪的结点太多了,防御模块也仅能阻碍一下扩散速度。

还剩最后一个防御模组在我身边盘旋着,这是博士亲手编写的防御模组,是整个石川防御系统最后的杀手锏,不过部门中AIC的运行网络和site的系统网络同时受到攻击.

即使防御模组再厉害也无法保护两个网络。

系统瘫痪度:93.4%
系统即将全面瘫痪,请准备应对大型收容失效事故!

大量的乱码形成的数据流开始出现在眼前,挡住了视线。

系统瘫痪度:96.7%
系统即将全面瘫痪,请准备应对大型收容失效事故!

我看到自己的双手开始逐渐的像素化。

系统瘫痪度:98.6%
系统即将全面瘫痪,请准备应对大型收容失效事故!

系统瘫痪度:98.7%
系统即将全面瘫痪,请准备应对大型收容失效事故!

攻击已成功隔离,正逐步恢复系统运行

”彩画,入侵者打伤了几个机动队员跑掉了,该死,竟然趁着追悼会混了进来。“

”刚才真是危险啊,对亏你一直在防御系统攻击,不然就要发生收容事故了。“

”彩画?你在哪?“

”彩画?“

【彩画.aic 重新连接】

“攻击消失了?”彩画系统还太不稳定,她正在检查自身系统中的异常。

萨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该死,我到的时候看到机动特遣队队员受伤躺在地上,那狗日的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站点有什么损失吗?”

"没事,有一个SCP被不小心放出来了,不过这会儿已经被关会去了"

“不过我检测到部门里有一些档案的拷贝记录。”彩画说着调出了拷贝记录:

【档案拷贝记录】
档案名 拷贝时间 IP
“南斗.aic(预案)” 2017/08/05 09:26:41 *.*.*.*
“AIC网络权限细则” 2017/08/05 09:26:42 *.*.*.*
“关于SCP-CN-██的相关研究” 2017/08/05 09:26:45 *.*.*.*
“公然调戏AIC的处罚规定” 2017/08/05 09:26:51 *.*.*.*
“彩画.aic的观测与改进” 2017/08/05 09:27:06 *.*.*.*
“彩画.aic” 2017/08/05 09:27:24 *.*.*.*
“奥德修斯” 2017/08/05 09:27:49 *.*.*.*
“‘流火.aic” 2017/08/05 09:27:57 *.*.*.*
“关于SCP-CN-██的收容建议” 2017/08/05 09:28:12 *.*.*.*
“提案:建立SCP-CN-AIAD” 2017/08/05 09:28:34 *.*.*.*

“萨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面大部分都是…”

“是的,被偷走的都是博士所提出的报告。”

“可博士已经去世了啊,是谁这么想知道他生前的事呢?”

“这个…”萨顿看着眼前的拷贝记录,皱起了眉头。“这个名为“奥德修斯”的报告,报告人上写着博士的名字,应该也是博士主持一个的实验,不过此前从未听博士说起过。”

彩画也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那就打开看看咯?”

【很抱歉 彩画.aic 查看此文件需要四级保密权限,本次访问已被记录。】

“诶?什么东西保密等级这么高?”

这也有点出乎萨顿的意料,博士生前从来不喜欢这么遮遮掩掩的“博士到底做了什么,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Mithras主任有四级权限,我们去问问他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