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务大战

阿汤哥走在街上,随着他每迈出的每一步,街上的黑暗愈发浓重,这黑暗伴随着刺骨的寒意与君王的威压,仿佛要将灵魂碾碎,就连他怀中的猫也对着宛若实体的黑暗露出了牙。

“出来吧,你的人藏的住,但你的气息却瞒不过我,”阿汤哥伫立街头,冷冷的说道,“出来会一会吧,高清。”

说罢,从一旁阴暗的小巷中走出一个人影,他在路灯下的影子仿佛一条舞动的巨龙。

“你是怎样发现我的?”高清缓缓说道。

“没有瞒的过我的事情,”阿汤哥抚摸着怀中的猫,看向一旁,“如果我不想把你叫出来的话,直接取你人头也是易如反掌。臣服于我吧,就像以前那样,为我效力,将这世上的异常收入囊中。”

“做梦,”高清冷笑着将双手插进口袋,“倒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动我一根指头。”

“用不得我出手,”阿汤哥看着怀中的橘猫,笑道,“就凭你,还没有资格和我战斗。”

“那就试试!Holy Darklight神圣的黑暗之光!”,高清猛跺地面,向前飞出,他的影子幻化成一条黑龙,随着他扑向阿汤哥。突然,几道金色的光芒径直的刺向HD。

Blood soul Rune card血魂符卡!”

就在即将穿破高清头颅的时,伴随着一声怒吼,几道猩红的光芒与那几道金光撞在一起。

“你以为就你有帮手?我今天就要将你碾碎!”高清狂啸着引导黑龙将巨大的利爪砸向阿汤哥。

“切,不自量力,”阿汤哥啐了一口,把猫放在身后,双手举过头顶,“Broken Tentacle崩坏之触!”几条巨大的触手从阿汤哥身后破土而出,刺向高清,高清的黑龙则将用利爪还击。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


“你看那边都打的这么激烈了,你就不出来跟我玩玩吗?只躲在暗处偷袭有什么意思?”斯卡丽一边维持着结界抵御从四面八方飞来的金色枫叶,一边说道,“还是说,你没有胆量出来?”

攻击停了下来,斯卡丽解除了结界,转身笑道:“你终于出来了。”

“那又怎样,要打便打。”男人站在斯卡丽面前说。

“打架之前,难道不应该先报一下名字吗?”斯卡丽挑衅的看相他。

“在问别人名字之前,难道不应该先报出自己的名字吗?”

“好,”斯卡丽扬起了嘴角,“吾乃周游诸天万界的旅者,洋馆之下的血腥主宰,执掌命运的深红之王,半吸血鬼,斯卡雷特家族的末裔——斯卡丽!”

“我叫素素,”男人嘴角抽搐的说道,“可以打了吗?”

“看来你战意很浓啊,”斯卡丽狞笑道,“很好,与汝共度之时,吾決不致遗忘君と過ごした日々を、俺は、決して忘れはしない,”斯卡丽缓缓吟唱,一团黑红色的雾气从斯卡丽身体里渗出,逐渐在他身边堆积,形成了巨大的人影。“接招吧!Crimson Devil深红恶魔!”

Unexplained Maple Emelent未元枫素!”


“说实话,你让我很苦恼,”色开看着眼前的女人说道,“我可从来没想到过我要对一个女士出手。”

“小看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阳阳逐渐积蓄着能量,“等你给我轰成碎屑时,你就知道现在的你有多愚蠢。Light of Saber圣光之剑!”

“是你先动手的,那就别怪我下手太重了,”剑一般的闪光冲向色开,但他只是站在原地,“The World世界!”

闪光击中了色开站的地方,腾起了大量的尘埃。“现在可没有你后悔的时候了,是你的傲慢造就了你的死亡。”阳阳不屑的说。

“下结论之前,先好好确认一下怎样?不要这么自以为是啊。”

“什么!”色开的声音突然从阳阳身后传来,阳阳急忙转身,但被色开一拳击飞。

“可恶,是我小瞧你了,”阳阳抹掉嘴角的鲜血,“Sunny Clockwork无限阳炎!”

“气势不错,但是没用哒!╮(≧▽≦)╭The World世界!”


“来吧来吧来吧!用尽你的全力,然后无奈的倒下吧
!”斯卡丽摇晃着手中的玫瑰花,看着旁边艰难的引导枫叶抵御深红恶魔攻击的素素,“看来,你要玩儿完了。”斯卡丽看向一旁。

“素素小心!”阳阳在不远处大喊。

The World世界!”

“什么!”
素素突然口吐鲜血,倒飞出去,再起不能。

“素素!”阳阳跑到素素身旁,摸了摸脉搏,然后无力的垂下双手,“可恶!Sunny Clockwork无限阳炎!”

“说过多少次了,你根本打不到我!The World世界!”

“呃啊……”阳阳连自己的替身还没有释放,就被色开从身后一拳击穿。

“可恶……”阳阳吐出一口鲜血,站起身来,“看来只能鱼死网破了!”

“什么?”感觉到阳阳身旁凝聚出的大量能量,斯卡丽不禁眉头一皱。

“黑甚于黑 暗之漆黑
渴求融合我之真红吧
觉醒之时已然来临
真理坠入无缪境界
化为无形扭曲 显现吧
舞动 舞动 舞动
渴求我魔力狂潮的崩坏之力
无可比拟的崩坏之力
万象化为灰尘 自深渊喷薄而出
这正是人类威力最强大的攻击手段
这就是终极的攻击魔法”



“不好!快跑!”斯卡丽察觉到不对劲,急忙向色开发出警告。但色开已来不及做出反应。

Explosion爆裂魔法!!”

“可恶,同归于尽了吗。”斯卡丽转向高清和阿汤哥的方向“没时间发愣了,要赶快支援过去才行。”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木大!”



阿汤哥和高清持续轰击着对方,但旗鼓相当的两人未伤及对方丝毫。伴随着一阵猛烈的冲击,两人向后方倒退几步。

“来啊,怕了吗?怎么不打了?”阿汤哥引导触手刺向高清,高清堪堪侧身躲避,触手擦着他的衣服将他身后的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你没感觉到那边现在安静了许多吗?”

“嗯?”


“天鵝誦唱臨終之歌
天鵝絕唱響迴天際
散紅花於血淚之海
終日誦禱求問蒼天

為何對此無動於衷?
為何使人彼此相殺?
為何以鐵腕治眾民?
為何投身必敗之戰?

沉迷榮耀,抗拒忠言
空談妄想,傲慢自大
良臣默然,天神暴怒
草民失聲,終陷瘋狂

如今烈火掠毀一切
只留下如寒冰死寂
極樂彷彿重現彼界
如絲若悲嗚入吾耳
是為一莊嚴音聲也

汝見終末輪回幾許?
萬物歸無
無生萬物
吾放眼於彼世
是為

天啟之時”



“不好!”阿汤哥急忙躲避,但为时已晚,斯卡丽已经吟唱完毕。

Apocalypse Dirge of Swans天鹅启示录!”

一股强大的黑暗能量吞噬着阿汤哥,将他拖入地面上的黑暗空间。阿汤哥拼劲最后的力气,把手伸向斯卡丽,“Kazikli Bey血染的王鬼!”

一条巨大的触手将斯卡丽刺穿,并把他拖向阿汤哥,两人一同被地面上的黑暗吞噬。

“最终还是我赢了,”高清站在原地,看向周围的残垣断壁,缓缓的叹了一口气,“我将主宰这个世界!没有人能阻……咳啊!”下一刻,高清的身体从背后被刺穿,他喷出一口鲜血,想把头扭向后方,却无力的倒下。

“所以说,从一开始就不要无视我啊,”阿汤哥的橘猫跳到高清的尸体上,舔着爪子,“那么就到此为止了!”它每向前迈出一步,便吟唱道,周围的事物也随之扭曲,“Collaple Reality崩坏吧现实Bloom Spirit绽放吧精神!”

Vonishment This World放逐这个世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