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o_si_tu的沙盒(里面什么也没有)

肝不出5篇原创文档不出人事!

人事和作者本人没有什么相同点。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XXX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XXX的副本被储存在Site-CN-██地下2层的数据库中,实验请求需要4级人员批准。SCP基金会已经与中国境内所有的手机游戏厂商达成协议,对俗称的关于“军舰拟人”题材的游戏内安装监控程序,一旦发现SCP-CN-XXX开始安装,将由最近的处于闲置状态下的MTF小队前往收容SCP-CN-XXX-1,确认无其他研究价值后进行销毁,并对无关人员进行A级记忆消除。若出现SCP-CN-XXX-2,MTF-乙未-02“舰队收藏”将前往收容,收容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劝说其加入MTF-乙未-02、就地击杀、使其失去战斗能力。

描述:SCP-CN-XXX是一个手机APP,会随机出现在安装有俗称的“舰娘”题材游戏的手机中(该手机被称为SCP-CN-XXX-1),出现的条件目前仍是未知的,目前所有对SCP-CN-XX的来源的追踪都失败了。

SCP-CN-XXX的标题界面会根据SCP-CN-XXX-1内所安装的游戏的风格来设定1,共同特点是画面的正中央除了表明游戏的主标题外,在标题的右下角有“舰娘生成器”,另在开发商与发行商列表中多出“Olympic Balala传媒”一项2,其他部分与原游戏相同。

SCP-CN-XXX内只有两个界面,“舰娘生成”与“舰娘图鉴”。

“舰娘生成”是一个拍摄界面。该界面会自动获取SCP-CN-XXX-1的摄像头使用权限并打开摄像头,当SCP-CN-XXX-1的摄像头捕获到完整的军用舰艇图像,将会弹出一个窗口询问使用者是否将其“变成”舰娘。如果选择“是”,该军用舰艇会被白色强光完全包裹,舰艇上的所有生命体将被传送至50米之内的陆地上,若范围内没有陆地,则在强光消失后落入水中。白色强光的持续时间为12秒到15分钟不等,推测根据该军用舰艇的质量决定。当白色强光结束后,该军用舰艇将消失,原位置出现一名女性人类(称为SCP-CN-XXX-2)。SCP-CN-XXX-2的外貌据推测与原军用舰艇的质量、类型、型号、国籍有关。已出现的所有的SCP-CN-XXX-2都被观测人员评价为“很漂亮。”“很可爱。”SCP-CN-XXX-2的体表除衣物外还装备有类似外骨骼的装甲系统,能够防御的伤害与原装甲一致,动力系统能够使其运动速度与原军用舰艇航速相等,并能够使其在水面行动,武器系统与原军用舰艇的武器系统除大小外完全一致。SCP-CN-XXX-2自称为原军用舰艇,并能够熟练使用所装备的武器。已知的SCP-CN-XXX-2都是没有敌意的,但受到威胁或收到指令时3会使用所装备的武器进行攻击。

“舰娘图鉴”是一个图鉴界面。该界面内共有[已编辑]个图鉴,大多数为现代军舰为当前全世界所有可运行4军用舰船的总和。图鉴内所记录的图像与对应的SCP-CN-XXX-2外貌吻合。

附录:SCP-CN-XXX于2014年9月14日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市被首次发现,目击者观测到一名蒙古人种男子使用SCP-CN-XXX-1把██造船厂内正在建造的一艘052C型驱逐舰转化为一个SCP-CN-XXX-2个体(先编号为SCP-CN-XXX-2-001)并将其带离██造船厂。该男子之后在基金会人员的劝说下,同意基金会将SCP-CN-XXX-1与SCP-CN-XXX-2-001收容。

由于项目本身不存在危害,提议将其重编辑为Safe。——Dr. Jacob

否决,我们需要考虑项目落入敌对GOI或极端组织手中的后果。——Dr. Hare

实验记录SCP-CN-XXX-044:


事件记录SCP-CN-XXX-023:

事件记录SCP-CN-XXX-027:

“作死兔博士,这……”安保人员还没说完,一张文件就横在了他的面前。

“一名O5批准,两位四级人员的签名,还有国家安全部的公章,这次访问完全是符合规定的。”作死兔把手里的文件在安保人员面前晃了晃,“我作为三级人员代表站点来欢迎这几位第十九局的同志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主管没有通知到我们,很抱歉我不能……”

“临时的工作访问,犯不着去麻烦卡丽兹,”作死兔轻描淡写地说道,“而且,以你的权限也不应该那么早知道,知道的话,你才有问题。”这句话让安保人员打了个寒噤。

“好啦,进去吧,没问题的。”作死兔扭头看了看身后跟着的几个人,示意他们进去,安保人员还想说些什么,但话刚到嘴边,作死兔严肃的眼神和后面的那些穿着黑风衣的人让他把话含在了嘴里。

作死兔看着安保人员,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小徐啊,不要那么紧张,”作死兔把手搭到安保人员的肩上,“只是一次简单的交互学习,人家也是政府部门的,75站在这么大个城市里,人家来看看也是可以理解的。”

徐安保员想了想,觉得作死兔的话也有点道理,再说这几个人的确有一份许可,不放进去也是不可能的,便顿了顿脑袋,“也是哈,那么说,博士,待会你带这几个人去小宁那领临时权限卡,我去给主管发个信息。”他抬头看向那几个黑衣人,虽然他们穿得挺神秘的,但是举止还是样貌都挺和善的,徐安保员的忧虑大大地减弱了。

作死兔笑着拍了拍徐安保员的后背,把手里那张许可递给他,“这就是了嘛,按这上面写的给权限,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我骗过你们吗?”

作死兔注视着徐安保员走进保安室,按下通讯器。在徐安保员开始说话的同时,作死兔捋了捋耳后的长发,顺手按下耳机的开关,嘴里小声说道:“拦截那段送往主管办公室的信号。”


“作死兔博士,你手里这是啥呀?”

“我在B区一个饮品店买的红茶,我先放这儿,等会我来拿啊。”作死兔把手上的东西往员工休息区的桌子上随便一放,就转身离开了。

“诶,你看看人家高级研究员就是不一样,还敢带喝的进来,像我们这种研究助理,早就被拉去焚化炉烧了吧。”

“别乱说话。”


Doubc正吹着口哨在走廊上走着,好不容易弄完卡丽兹交给他的工作让他心情愉快。

“虽然说卡丽兹最近有点奇怪,布置下来的任务多了不少,但是就快放年假了,多做点活放假就不用加班了呢。”Doubc自言自语,正扭头随便看向墙上的标语时,突然感到自己的腹肌撞上了一块软软的东西。

“妈的……”Doubc刚想发作,但他看到面前的作死兔,准确来说是Dr. Rabbit的时候,刚到嘴边的脏话就咽了回去。

“呜哇……”作死兔把脸贴到Doubc的胸前,大声哭喊道,“救命啊Doubc,我办公室里面有蟑螂啊……”

虽然Doubc知道作死兔这个神奇的体质,但是看着面前这个趴在自己身上喊救命的少女,而且他们的距离近到作死兔用的廉价男士洗发水的味道都能飘进Doubc的鼻子里,单身多年的Doubc老脸一红。

“兔,说,蟑螂在哪儿,看我不踩死它。”Doubc一脸大义凛然,大踏步地走进作死兔的办公室,作死兔蜷在他的身后,啜泣的声音激励着Doubc鼓起勇气去踩死一只不存在的德国小蠊。

“嗯?兔子,蟑螂呢?”Doubc看着办公室干净的地面和墙角的几十颗樟脑丸,疑惑地问道。他突然注意到啜泣声停止了。

Doubc转头看向作死兔。

他最后看到的是A级记忆删除喷雾的喷嘴,闻起来像是草莓味。


“酸——奶——”作死兔用自己的身躯撞开了Yoghurt办公室的大门,全然不顾Yoghurt和Caramel惊异的眼神,直接趴到了yoghurt的办公桌上。

“兔……兔子,你来干什么……”Yoghurt手忙脚乱地把什么东西放到办公桌底下,“你怎么进来的?”

“说得好像我没有三级权限一样,况且你门又没关紧。”作死兔把自己撑起来,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34站又截下来好几段Letters的内部通讯,小贾又不知道飞哪去了,我想着你也是研究组的,就来找你看看。”

Yoghurt一脸“你明明不止这个意思吧”的嫌弃,他看着作死兔缓缓蹲下身,准备把U盘往办公桌下面的电脑主机上插,叹了口气,双手搭在作死兔的肩上,把她的脸转向自己。

“不用演了,肠粉给你三分之一,别和卡丽兹说我带吃的进办公室的事,她会弄死我的。”

“啊哟?你有肠粉啊?”作死兔一脸纯良地看着Yoghurt,又瞟了一眼旁边用杀人的眼神看着自己的Caramel,顺手弯腰拿起地上的外卖盒,放到桌上。“诶呀,我只是想来谈工作,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啊。”

她不会真的是来谈工作的吧Yoghurt脑海中刚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刷卡声又一次响起,办公室的门又被打开了,一个右手戴着手套的男人走了进来。

“酸奶你是不是又在办公室吔早茶?整个走廊都是肠粉味……”胡八道的视线穿过一脸残念的Caramel和Yoghurt的电脑显示屏,看到了后面用筷子打架的作死兔和Yoghurt,脸上浮现出狐狸般的微笑,“三位,见者有份。”


“酸奶你……买的是哪一家的肠粉?我……哎呦……要去举报那家店……”胡八道扶着走廊的墙,蹒跚地向厕所走着。

“我发誓……我这次只是想换一家店……试试……”Yoghurt艰难地举起左手,做出对天发誓的动作,“谁能想到我们那么非洲……”

“Yoghurt我讨厌你……”Caramel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责骂,尽管这一句话从有气无力的Caramel口中说出的时候听起来有点不正常,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心思想到那个方面去。

看到墙上的突出的板子上写着的“卫生间”三个大字,作死兔的眼睛里闪出光亮。“啊,胜利近在咫尺同志们我不等你们了先走一步!”她捂着肚子,快步冲向厕所。

“嗯?作死兔?八道?焦糖酸奶?你们不在工作在这里干嘛?”卡丽兹突然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出现,众人都被吓了一跳。

“呃,那个,肚子疼,上个厕所。”作死兔尴尬地笑笑。

“上厕所那么多人去干嘛?”卡丽兹皱了皱眉头,“这样子工作效率会降低的。”

“都是酸……”胡八道刚想说话,却被作死兔冲过去捂住了嘴。“呃那个,女孩子嘛,上厕所喜欢一起去嘛。”作死兔尬笑着解释道。

“快点结束,回去工作。”卡丽兹不再追究,转身走开。她的侧辫在头上抖着。突然,卡丽兹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对作死兔说,“兔,你赶紧完成我让你弄的审问用药物。”

“冇问题!”作死兔用并不标准的粤语回应道,冲进了右边的厕所,“Caramel你不要和我抢!”作死兔的叫喊声从厕所深处传来,然后是比赛似的摔门声。

“喂,兔子,那是女厕……”胡八道向空气伸出手,想要抓住并不能抓得住的作死兔。

“算了,她用这样的状态进女厕又……又不是一次两次了。”Yoghurt摆摆手,扒拉着门框把自己拉进厕所,“妈耶,怎么有四间维修,只剩两间了?八道,抱歉了,漏水那间就给你了!”

听着巨大的摔门声,胡八道嘀咕了一句“日我自己”,走进了仅剩的隔间。

他旋上门锁,脱下裤子坐到马桶上,随着一阵抽搐,胡八道舒畅地呼出了一口气。忽然,他眼角的余光瞄到门锁上有一道异样的反光,还没等胡八道反应过来,那道光就飞速地射入了他的脖颈,一股清凉的感觉贯透他的全身,随后他的意识开始模糊,身体不由自主地倒下去,在昏迷前的最后一刻,他从嘴唇中挤出几个字:

“谁[数据删除]搞事情都玩柯南梗……”


“小五,小六,你俩把他们搬上车吧,噢,先给他们洗个澡。慢着,那个妹子让小九带去,我们要有点道德操守。”

“小二,你把红头发的卡拿了,去C7区带那些小动物走,负责人也一起带走,伪造的文件在我这里。”

“小三,你去……好啦好啦不这么叫你。阿三,你去刚才那个房间把我U盘拔了,东西已经传到‘龙宫’了……什么不用拿?必须拿,我里面还有两个G的……咳咳。”

“还有一件事,你们谁还有纸巾……”


刺耳的警报惊得银狐部队的指挥官洛克从作战室的椅子上跳起。屏幕上显示有至少一个连的人把A区围得严严实实,洛克还在思考对方是怎么样不引起平民的怀疑时,作战室的大门被推开了。

“出事啦……洛克……”作死兔气喘吁吁地走进来,一头长发被汗水浸湿成一缕缕的,“员工休息室里面的人全晕了……还有好几个高级研究员不见了……”

洛克心里咯噔一下,挥手招呼起作战室里的几个人,跑出了作战室,作死兔也赶紧跟了上去。

“Rabbit,里面大概有多少人?”洛克转头问作死兔,没等作死兔回答,他又自顾自地拔出腰间的手枪,递到作死兔面前,“外面来了一群身份不明的家伙,你拿着枪吧,保护好自己。”

“不用了,不需要。”作死兔把洛克的手推开,快步向前走去。

真是个爱逞强的家伙啊。洛克想着,也跑向了员工休息室。

当洛克抵达员工休息室的时候,一个队员拿着一个瓶子走向他,还摇了摇。“队长,就是这个瓶子搞的好事,里面根本不是红茶,是乙醚还有一堆啥啥啥别的的玩意儿。”

“昏睡红茶吗,谁那么恶趣味啊?”作死兔标准的吐槽传入洛克的耳朵里,但是洛克凭着经验,发现了吐槽声底下的藏匿的枪栓拉动的声音。

洛克转过头,飞快地拍掉作死兔手里的五四式手枪,顺手扭住她的手腕,把她按倒在员工休息室的桌子上,没等作死兔因为胸部被磕着而发出哀嚎,另一把手枪抵住了她的脑壳。

“我说你怎么不需要手枪,”洛克把落在脚边的五四式手枪一脚踢开,抵着作死兔后脑的枪口压得更用力了,“原来你家伙早就有了。”

“淦……洛克同志,你能不能轻点……”作死兔被压的喘不过气来,脸涨的通红,身子左右扭动,想要挣脱洛克的控制,“别下杀手。”

洛克冷笑一声,凑到作死兔耳边说:“放心,Rabbit,这枚九毫米子弹会迅速的结束你的生命,不会留下什么痛苦。你知道的,我们银狐部队对叛徒从不手下留……”

话音未落,洛克的全身瘫软下来,拿着手枪的那只手自然地滑落,他的身体也顺势趴在作死兔旁边,像一副喝醉的姿态,尽管75站不让喝酒。

作死兔撑着桌子站起来,看了一眼站在洛克身后的黑衣人,撩开挡在眼前的头发,学着洛克的姿势和强调,凑到洛克的耳边说道:“抱歉,刚才没和你说话。”


“医生,我觉得你这样子对你的部下是不正确的!对待部下应该……”阳台上的仙人掌正准备发表一番他从他几十年前为之战斗的领袖那里学来的演说,却被金色头发的女人喝止。

“够了,SCP-CN-084-2,我怎么样对待我的下属,你无权干涉。”卡丽兹冷冷地说道,端起桌上已经有些发凉的红茶,抿了一口。

“但是医生,你真的不怕你的下属的不满吗?我是说,他们有可能反对你。”

“反对我?我是主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世界!”卡丽兹的语气愈发升高,最后颇有让CN-084闭嘴的味道。

“可是医生……”CN-084还想说什么,却又一次被打断,只不过这次打断它的,是开门的声音。

“嗨,卡丽兹,下午茶喝得还好吗?”作死兔手里端着一把QBZ-03,一脸纯真地跟卡丽兹打着招呼。

“作死兔,是你!”卡丽兹下意识地后退,脚踝磕到了办公桌的桌脚,“你,你为什么有进入主管办公室的权限!你只有三级权限!”

“嗯……”作死兔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巧克力味的棒棒糖,撕开包装塞进嘴里,以45度的角度抬头盯着天花板看了几秒钟,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是因为,国家安全部异常十九局里机构‘九子议会’的成员在通常情况下拥有5级访问权限,吧?”

卡丽兹的手在身后的办公桌上摸索着,想要找出她那把放在桌面上的手枪。作死兔看着卡丽兹慌张的神情,给出一个标准的微笑,抬起枪,轻扣扳机,飞出的子弹把掩藏在文件地下的手枪打成了废铁。

“枪帮您找到了哦~主管大人。”她在“主管大人”四个字上加重了语调。

“你……你知道了?”卡丽兹更加不知所措。

“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多,死不了的主管大人。”作死兔依然保持着她那标准而瘆人的微笑。

她在说什么……卡丽兹突然脑子一片混乱。

“放心,卡丽兹主管,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你现在只需要把SCP-CN-084-2给我就行了。”作死兔的声音把卡丽兹拉回现实,“以及,我建议你赶快离开,不然……你不会想知道不然的。”

“兔,以你的才干,我们本可以一起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为什么……”卡丽兹突然改变话题,随即又被突然地打断。

“好啦,卡丽兹,怎么打嘴炮也不选一个好时候呢?这种剧情放在小说里面都不可能成功的啦。”作死兔以她那熟悉的吐槽方式说完这句话,向卡丽兹眨了眨眼,慢慢地走向窗台上的SCP-CN-084-2。

卡丽兹迅速伸手,想要拉住作死兔的左臂,然后一把将其扯下来。作死兔向后微微一侧身,卡丽兹的手从她的左臂前划过,作死兔把枪口往上一挑,灰黑色的枪管划出一道弧线,正好打中卡丽兹的手掌。卡丽兹吃痛,急忙收手,枪口便在这时抵住了她的胸口。

“卡丽兹,不要以为我平时像个死宅就真的是死宅。”作死兔把枪口从震惊的卡丽兹胸前移开,抱起了SCP-CN-084-2,花盆里的仙人掌反常地沉默,“我在桂系手底下潜伏了那么多年,这点枪斗术还是会的。”

“兔,我真的很信任你。你看,那些药剂我都交给你配置,我也从来没有逼你去……”卡丽兹仍然不想放弃,继续说道。

“别和我提那种破事,你以为我不清楚那些药剂的真正作用?Worker一个年轻人,你把他整成这样,下一个是谁?See?还是孟阳明?卡丽兹同志,我们的理想也许有相同之处,但是绝对不一样。”作死兔仍在笑着,“很抱歉,我还不想放弃这些我爱的人们。同样的,你也一样,谁让你这个冷血的家伙占用了卡丽兹的身体呢?”作死兔向卡丽兹敬了个礼,眼神中带着一种玩味的哀伤,转身离开了主管办公室。

“同志们,跟我走,最后一个项目我拿到了。”作死兔的声音从走廊里传进卡丽兹的办公室,未尽的回音被整齐的脚步声盖过。


“请问左厅长,扫黄还需要这么多的特警围着这栋大楼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了解到他们背后的黑社会组织有杀伤性武器,所以才需要特警来维护人民群众的安全。”

“我们刚才拍到我们的警察同志抬着几个人出来,其中一个手上还有义肢,这些人都是嫖客吗?”

“对的,他们爽晕了,所以还要我们的人进去把他们抬出来。”

“好的,谢谢左厅长,这就是本市扫黄打非行动的现场报道,主持人。”


“卡丽兹,Site-CN-75到底怎么了?”

“作死兔是个叛徒,她把许多项目和研究员劫持走了,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站点。”卡丽兹抿了一口红茶,两行泪水从脸上流下,“她伤了我的心。”卡丽兹这副可怜的情状,让人好生怜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