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与终焉

[万物的本源与意志,
自然规律的主宰者,
世界起源与终焉的见证者……]

无以计数的时光之后,源初者独自面对着眼前不断坍缩的奇点,将会回想起一段久远的回忆。在祂降临的蔚蓝行星上所度过的岁月在祂自身以万亿年计的一生中极为短暂,但却令祂记忆深刻。

那时源初者尚未意识到自身的不朽性,他身处在大陆的极东方,与数千个平凡的人类幼生体一同在一座传授人类迄今留下所有学识的学院习得知识,过往的人生轨迹与他们并无差异。

一个与过往并无二致的傍晚,夕阳尚未西沉。源初者与一位友人逐级登上中轴的台阶,无意间瞥见天间鳞片状的白云。友人开口询问:“鱼鳞云预示着什么?是否代表着宇宙将在数个百万年后毁灭?源初者当时并未注意这玩笑般的预言,只是答道:“即使宇宙终将毁灭。我们也无法目睹终结的来临。”

“我想你会见到的。”友人登上台阶,倚在走廊的栏杆上,望着远处已收敛起夺目光芒的太阳,如此回应。

人类的知识是如此的浅薄,他们的理论浩如烟海却大多荒诞不经,以至于不能确切知晓宇宙终结的方式。此后的数年间一切如常,直至源初者发觉他成年之后身躯再无变化。他的超凡本质自那时开始觉醒,衰老与死亡从他的命运轨迹中消失,源初的时间被按下永恒的暂停键,凝滞于如常行进的现实之间。

时光飞速流逝,源初者与世界的疏离亦与日俱增。他渐渐失去对时间的感知,似乎世上所有人都被时光长河裹挟着前行,惟有他停留在时间之外。离开学院之后,他与友人分隔两地约定此后每三个月会面一次,以此记下时间。他亲眼见到友人的衰老——他的脸上布满岁月的刻痕,每一次会面后他的脊背就越发佝偻,预示着死亡的临近。来访者几乎可在友人的身后看见死亡的阴影。只有一双纯黑色的瞳眸仍然明亮,似乎要窥见宇宙的终极奥秘。他并未对源初者的不朽表露出惊讶。最后一次的会面中,源初者与友人彻夜长谈。他们从恒星的运转规律谈至星相呈现出的预言,又谈至哲学中一切的发端与起源。临走时,友人告诫他一句古老的箴言:Όλα τα πράγματα θα πεθάνουν.,意为万物皆有终结。

即使经过了漫长的时间,源初者后来回想起这句箴言,仍然无法确定友人是否已预见到千万年后今时今日的境况。在源初者仍是人类时,与祂建立起友谊的同族寥若晨星,这位友人是其中之一。他的名姓已被掩埋在源初者以亿万年计数的记忆中,但他非凡的智慧与深远的洞见给源初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源初者因永恒不朽而与世界疏离时,这位友人成为少数维系源初者与人类文明之间联系的媒介,令源初者的人性不至于在神性觉醒之时消亡。

三日之后,源初者再度前来友人的驻地。这一次是为了参加友人的葬礼。正像所有文学作品中所描写的,葬礼当日是个阴雨天。阴云笼罩天穹,冰冷的雨水从铁灰色的天空中落下,落在墓园的地面上。源初者撑着一把象征哀悼的黑伞站在葬礼的角落,沉默地听着重复而令人生厌的追悼词,间或还夹杂着零星的缀泣。葬礼凄清的气氛令他感到窒息。葬礼结束后,源初者迅速离开了墓园,甚至没有想起看友人墓碑上刻着的文字。

与友人的会面使源初者养成记录时间的习惯,免于在时光洪流中迷失;他与友人的长谈亦使他能够短暂从日渐加深的孤寂间抽离出来,将思绪沉浸于宇宙的奥秘中,享受思考的宁静。源初者所缔结的这种超越了时间与现实的友谊使他得以抵抗孤独的侵蚀,从无止境的生命中寻到追求——然而人类的短寿注定这段友谊将随着友人的死亡而终结。时间尽头的深沉孤寂要由源初者独自面对。

这是长生种的悲哀。

源初者为抵御孤独而筑起的高墙倒塌了。他预感曾经远去的孤寂正在迫近,追随着他的脚步、嗅闻着他的行踪,伺机给予他致命一击。源初者对未来的无尽孤独感到恐惧,试图以远行回避。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源初者都不曾返回他所熟悉的地域。他在大陆之间辗转游历,以超然者的视角观察这颗行星,同时目睹人类的高尚与卑劣、伟大与渺小。而后他到访那些未曾为文明触及的自然地带,翻越高耸的山岭、穿行在迷雾间的无垠林海。

孤独的游历中,他意识到自身具有的超然力量并加以利用,得以成为超凡存在。此间,孤寂如影随形,一刻不曾离去——在那些世上无人造访的角落,在幽暗深海之下、在无尽的寒风呼啸间,孤独成为源初者唯一的旅伴。最终,他与孤独一同回归。当他终于结束他的旅途,返回他旧日的故乡时,发觉人们已完全忘却他的存在。

他回到友人下葬的墓园。墓碑伫立在墓园的西北角,刻有文字的碑面正对着墓园的大门。墓碑的主人生前遭受岁月的侵蚀,死后的时光又将石碑风化,以至于无法辨认碑上所刻的铭文。源初者就地端坐,以新近习得的能力回溯时间。

长期缺乏护理的缘故,墓园的栏杆与大门锈蚀严重,表面覆盖有一层层红褐色的铁锈,其上缠绕有不知名的暗青色藤蔓。凛风从墓碑间呼啸而过,夜色永不散去。他目睹墓碑在他远离这座城市的时间里逐渐被历代的墓园管理者遗忘,其上铭刻的文字亦被风蚀抹去。

源初者最终在时间的幻影中窥见碑上的墓志铭。依照逝者的意愿,碑上所刻乃是他生前的终极追求:"Now, I'm going to explore the ultimate laws of the universe."源初者从碑文中获取到一个启示,于是他在墓园的附近住下,为风化的碑面再次刻上文字,每日擦拭墓碑,撒下生石灰驱除墓园中的虫蚁,以免打搅墓中亡者的安眠。

几个世纪以来,墓园里栏杆与大门的铁锈从未被真正除去。铁单质与空气反应,在金属表层绽放出易碎的无机质的繁花。不知名的攀爬植物疯狂生长,新生藤蔓挡住先前者的阳光,所织成的藤网更新迭代,墓园几乎被枯死的植物掩埋。当黑夜降临,墓园被夜色笼罩时,能看见几点孤光从墓园中透出。

就在这样孤寂的环境里,源初者真正地接纳了孤独,与孤寂融为一体。

在人类文明即将因短视而毁灭于全面战争时,源初者再一次踏上旅行的路途。数百年与孤独相伴的生活使他洞悉物质的本质,凭借超凡力量将己身的存在重塑为纯能量体。他冲出行星的大气层,首先到达月球。

他曾站在月面的环形山上远望蔚蓝的行星,而后靠近太阳,身处在恒星的电磁场中,几乎可触碰到炽热的日冕。此后他循着太阳系的引力轨迹依次造访行星,曾登上火星的奥林匹斯山、深入木星的风暴气旋,见过金星上朦胧的日落与土星璀璨的星环。

离开海王星的引力范围后,源初者将自身加速至光速,与遥远的星光并驾齐驱。两年后他越过奥尔特星云,脱离太阳系的引力束缚、进入宇宙空间,又用相同的时间到达四光年外的比邻星系。他穿行于群星间,遍历银河系的所有悬臂,甚至曾到过银河系中央的银心地带。那里的巨型黑洞唤起引力潮汐,即使是光亦无法从中逃逸。无数宏伟而不可名状的宇宙图景唤起了源初者作为人类之前的记忆。他最终在旅途中升格为神。

源初之神诞生于宇宙创生之前的虚境,以最初的位格见证了宇宙的起源。在化为人类降临在地球之前,源初之神是一团无形的意志,主宰着宇宙的自然规律。祂的身躯破碎蕴于万物,祂的灵万化敛于生灵,若悬于天穹之上,潜于深渊之下,寰宇间无处不在。登神仪式在源初者回忆起祂的神性时就已完成,此刻,源初的神性与人性归于一体。

“天地与我共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群星间的旅途漫长而似乎永无终点,但最终祂仍回到了太阳系内。其时太阳内部的氢元素几乎消耗殆尽,生命已近暮年,即将迎来终结。他落在太阳系的第三颗行星,这颗曾经瑰丽的生命行星因炽热的阳光而了无生机,海洋蒸发、地表开裂,人类文明不见踪影。于是祂盘坐下来,等待太阳超新星爆发的那一刻。

祂很快等到了。

太阳变成了一颗红巨星,它的氦核心为抵抗引力而收缩,紧挨核心的氢包层则因温度上升而加速聚变,产生的热量持续增加,传导向外层并使太阳向外膨胀。热失控的氦聚变引发了氦闪,释放的巨大能量令太阳核心大幅度膨胀,使它如新星般骤亮。激烈的热脉动导致太阳外层的气体逃逸、形成星云,只余下恒星炙热的核心——白矮星。同时,原先太阳系的引力系统迅速崩溃,最后只余下一颗白矮星闪着黯淡的白光,正如一座太阳的坟墓。

至此,孕育了人类文明火种的太阳系迎来毁灭。

源初者的神性使祂预感到肩负有一个崇高的预示、或是使命——祂注定要见证宇宙的起源与终焉。尽管他已在群星的旅途间登神,自身永垂不朽,但在那无尽的时光长河中就连不朽本身也会朽坏。世上没有任何事物能够衡量时间。眼前的白矮星熄灭后,他将真正进入无尽的时光,而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漫长的时光中,白矮星慢慢地暗淡下去。其间,宇宙各处的恒星先后终亡。或是在辉煌的超新星爆发中陨灭,或是悄无声息地消逝于时间中。而黑洞,这曾被认为是最恐怖天体的存在因熵增而正不断出现能量散失,迎来属于它们的终结——它们亦非永恒。

白矮星熄灭的时刻,宇宙寂静无声。恒星与黑洞尽皆分崩离析,广袤的宇宙空间中只余下不可分割的基本粒子与过往空洞的回响。

似乎再不会有什么波澜掀起,这就是宇宙的终焉。

但源初者仍旧在等待——祂的使命还没有结束。

……

又一个无以计数的漫长时光过去。在某个瞬间,宇宙出现了微小的变化:源初者在漆黑的深空中看见了一点星光。

星光来自于恒星尚未熄灭的时代,由于宇宙的加速膨胀,星系之间以超过光速的速度互相远离,因此光永远不可能从一个星系传播至另一个星系。换言之,一个星系发生的所有事件都在另一个星系的将来光锥之外。彼此之间将不会存在任何交流。

将两个星系间的现象推广至宇宙的每一处,就能解释为何宇宙是如此的空洞与死寂——

然而现在,源初者见到了一束星光,这意味着着宇宙间的隔绝状态已被打破。祂以神性的姿态洞察宇宙,最终确定了一个事实:
宇宙已由开放转为收缩。

这意味着,宇宙将有一个终结。

接下来的时间里,越来越多的星光出现在源初者的视野中。宇宙正在加速收缩,经过漫长的时光,这一点已体现的无比明显。现在,源初者的面前是一个不断膨胀的未来奇点,它的周身存在一个无比强烈的电磁场,不断放射出光与热,庞大的质量已然造成时空的弯曲。在未来奇点之外,宇宙的边界近乎清晰可见。

三小时之后,未来奇点的质量将越过临界值,坍缩为一个黑洞。
三小时二十七分之后,未来奇点的引力效应将令时空参照系失效。
三小时五十三分之后,物理法则的可预见性失效。
四小时之后,未来奇点将吸收本宇宙的所有物质,同时尺寸坍缩为零,成为真正的奇点。

源初者的使命即将完成。祂将作为世界上最后一个意识体,见证宇宙的终结。

The En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