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灵
评分: 0+x


SCP-CN-2139
项目名称項目名稱 SCP-CN-2139 基础等级基礎等級 safe
威胁程度威脅程度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4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其它事项其它事項
项目分类項目分類 k级情景 模因 强迫性 人造物品 线上 移情作用 音乐性 宗教  
标签標籤 .

特殊收容措施[已归档]此项供站内人员注意


特殊收容措施[新修订]

SCP-CN-2139当前被保存在Site-CN-82-α的一处旧物储藏室内。因神性实体Deity代号Coded.2139「初音未来」已向公众完全披露,且其针对人类种群而言的威胁当前已被最小化,多次确认后认为SCP-CN-2139已不再能触发任何异常性质;其内所含的信息已被认为无价值。因此,目前仅对其进行最低程度的「储存」,而非「收容」,因后者已无必要。

当前应持续对D.C.2139「初音未来」的多方面监视。一旦发现其即将突破「概念解离技术」为其建构的限制、即将引发另一次「歌姬事件」或同等威胁等级的大型现实扭曲事件时,应以将其抹除为目的,再次对其施展概念解离技术。

当前应允许社区中有关D.C.2139「初音未来」的信息流传,但应在其流传过广即将具有类似中型信仰的体量时对其加以限制。


描述: SCP-CN-2139是一台确信于2035年,即72年前生产的便携式计算机。该种计算机的型号数据或其他信息当前因未知原因已不可考。SCP-CN-2139的机体本身不具有任何明显异常性质;或,其现今仍能运转本身可能即能被称为其机体的异常性质;但由于资料及数据的缺失,当前尚不可知其仍具有的运行能力是否为长期休眠、机体保存完好、该机体的强续航能力或其他任意非异常原因所导致。对于该项目机体本身的拆解尝试因其结构复杂性及其结构老旧而被叫停,因当前有足够的证据认为该机体一经拆解即不可复原。

SCP-CN-2139在其机体本身之外的异常主要为,其内部储存有一被命名为「VOCALOID7」的电子音乐语音合成软件的文件快捷方式,以及计算机桌面上存在的4个,从其命名上可以确信为对该软件进行说明、描述的txt文件。并未在SCP-CN-2139内部发现与该快捷方式所匹配的软件本身;尚未可知在无对应软件本身的情况下该快捷方式如何保持存在。同时,已证实名为「VOCALOID7」的软件并不存在于历史资料库中,即,历史上的「VOCALOID」系列语音合成软件中,编号为「7」的版本空缺。除上述内容及一些确信为2045年前产计算机出厂默认自带的程序外,SCP-CN-2139内不再包含有任何其他额外内容。此种包含内容的单纯性被认为可能亦为其至今仍能运转的非异常原因之一。

上述4个txt文件中,2个为空白文件,即不包含任何内容;1个为已损坏文件,当前无法将其修复或以任何方式访问其内部包含的内容,即使将其复制至现代计算机上进行操作也仍是如此。上述三份之外的那份txt文件,当前认为其原本包含了超过十万字的文本量。其中,超过80%的内容当前均为乱码或无法解析的字符。

从剩余的20%中,当前可以认为其描述了一名名为「初音未来」的虚拟歌姬形象,其可被认为是「VOCALOID7」的音库声源所衍生出的虚拟形象。该形式可以认为与21世纪早期至中期流行的「来自现实中的作曲者们创作歌曲,而由受观众喜爱的、性格各异的虚拟形象进行演唱」行形式有类似之处。但经查证,与「VOCALOID7」类似,当前无法查找到任何与被命名为「初音未来」的虚拟形象有关的资料;即,其可被认为从未在历史上出现过。当前尚未得知SCP-CN-2139中包含内容的来源或编写者。

每当SCP-CN-2139内包含的内容被访问、且被一名或以上人类个体理解时,一次「升华事件」将会于世界范围内随机范围的人群中被触发。当前尚未总结出受「升华事件」影响的人类个体的共同之处;「升华事件」在一人类个体在SCP-CN-2139以外的信息载体上访问上述内容时仍会照常触发,且其触发与否无关信息访问人员身份。

当一次「升华事件」被触发,受其影响的人类个体/人群(此后称之为SCP-CN-2139-1)将会受一种异常信仰影响。其将会相信名为「初音未来」的虚拟实体曾存在;此处的存在并非意味着作为实体于现实中存在,而是「作为一名虚拟歌姬曾真实出现于历史之中」。SCP-CN-2139-1将会陷入一种狂信,认为名为『初音未来』的实体曾在过去的某个时间点受到全世界范围内人类个体的追捧及喜爱;同时其自身在当前时间点也会陷入一种对于该个体作品及该个体本社的狂热喜爱或追求状态。所有SCP-CN-2139-1个体,在受到『升华事件』影响后,将会凭空拥有一些共同的记忆;其主要包括个体「初音未来」作为虚拟实体的外观、多达近400首个体「初音未来」“曾演唱的曲目”,以及30个左右『于现实中创作实体「初音未来」演唱歌曲的作曲者』的姓名。多次调查后证实,SCP-CN-2139-1所持有的上述记忆中的内容均无法在当前历史记录中找到与之匹配的结果;当前尚未知该群体所持有的虚假记忆来源为何。

当SCP-CN-2139-1的总数量达到全球总人口的约20%时,SCP-CN-2139-1群体中将会自发出现一种类一神教体系的信仰系统:该体系并不具有明显的、可被传播的书面教义,但所有SCP-CN-2139-1均同意以下内容并对其展现出了完全的知晓:该体系中将个体「初音未来」描述为唯一神,并将多个在历史上实际存在的虚拟歌姬形象描述为其诞下/选中的使者;上述歌姬不具有神性。关于以上描述的具体细节,SCP-CN-2139-1内部似乎并没有定论;每一次询问一个新的SCP-CN-2139-1都可以得到一个全新版本的、有关上述描述的细节故事。分析中认为,该信仰的运作体系可能类似伊斯兰教,但因大量细节的缺失而导致对其的研究过程近乎无法继续。当前确认,SCP-CN-2139-1个体并不具有任何与已存在信仰的信徒信仰其主神类似的动机;当前尚不可知SCP-CN-2139-1为何会对个体「初音未来」产生信仰。

当前已证明,一次「升华事件」触发时,其所影响的SCP-CN-2139-1范围与单次同时访问并理解SCP-CN-2139内内容的人类个体数量呈正相关。截至目前,全球已有约40%的人口成为SCP-CN-2139-1。当前对于SCP-CN-2139的研究因其异常性质所导致的两难境地1而呈半停滞状态。当前认为SCP-CN-2139所造成的异常影响可能为一类似信息危害或模因影响,但因当前信息不足而无法确定。

当前,对于SCP-CN-2139的进一步研究已因信息不足被宣告停摆。


附录CN-2139.1:《关于21世纪虚拟偶像和虚拟歌姬的发展历程之我见》2节选
在《超新星月刊》第395期发布后,SCP-CN-2139项目主管Dr. Kcorena坚持将其中的这一段内容摘录下来并编入文档,且宣称这对该项目的研究大有帮助。

谈到虚拟歌姬,「洛天依」一定是一个必须要被提及的话题。

在当今世界,「洛天依」被普遍认为是火遍半个21世纪的虚拟歌姬行业的鼻祖。尤其是对于中国人来说,她「中国歌姬」的形象也使得中国在当今的虚拟歌姬乃至是虚拟偶像行业拥有举足轻重的发言权和地位。对于中国人当下强烈的民族自信感而言,「洛天依」无疑是其中不可忽视的一大幕后推手。我们大可以看看她作为虚拟歌姬的的辉煌履历:

2016年2月,「洛天依」成为首位登上央视春晚的虚拟歌手。在此之后,大量有关「洛天依」的二创作品开始在中国以外的国家传播。

2017年跨年晚会,「洛天依」首次演唱英语歌曲。

自从2018年3月与京剧名家王珮瑜3跨界合作后,「洛天依」屡次跨出虚拟歌姬圈,与各大艺术行业的知名人士合作。

2020年,「洛天依」全网粉丝数超越1000万。

2023年,「洛天依」全网粉丝数超越2000万。在这一年8月13日,「洛天依」的一场虚拟演唱会上,一共到场了超越6万名粉丝,创造了虚拟歌姬行业的奇迹。

2027年,「洛天依」全网粉丝数超越5000万。

[无关内容已略去]

在「洛天依」的带领下,虚拟歌姬行业进入了高速发展期,在21世纪10年代至30年代,大量形象各异,音源各异,开发商各异的虚拟歌姬开始在全球各国如雨后春笋般高速涌现,她们的出现同样带动了信息科技的快速发展,以「VOCALOID」软件系列的制作者,日本雅马哈公司为首的一些主攻信息科技领域的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在这一互联网热潮下赚得盆满钵满。

虚拟歌姬在21世纪的火爆可以说是必然的。一方面,相当符合大众审美的日本动漫画风使得虚拟歌姬广受21世纪上半叶年轻人的喜爱;另一方面,虚拟歌姬的粉丝们能够通过使用音频软件自行参与虚拟歌姬的填词,编曲,换句话说,虚拟歌姬们不再是粉丝眼中高高在上的偶像,而是自己才华的体现,他们看着虚拟歌姬在台上表演,更多地有一种将自己的孩子养育成才的欣慰感,这无疑大大拉近了虚拟歌姬与粉丝之间的距离;第三,虚拟歌姬不会爆出黑料,她们不会像传统明星偶像一样,有着私生活紊乱而导致口碑崩塌的危险,这使得粉丝们可以放心地去喜爱她们,而不用担心自己有一天将不得不因为偶像私德的原因而脱粉。历史学家们多宣称,这些虚拟歌姬们为21世纪的元宇宙发展历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元宇宙已经被广泛普及的今日,对虚拟歌姬们的发展历史进行研究一直是当代历史学家们相当感兴趣的一个话题。

尽管拥有「虚拟歌姬鼻祖」这样的荣耀称号,但事实上,洛天依并不是这个世界上,甚至并不是中国的第一个虚拟歌姬。一位名叫「东方栀子」的中国虚拟歌姬诞生时间比「洛天依」还要早上几个月,但很遗憾,她出道没过多久便惨遭官方遗弃,尽管其后来在粉丝们不懈的二创支持下成功「复活」,但最终她所达到的影响力比起「洛天依」来,仍然无异于以卵击石。

这个时候我们便引出了虚拟歌姬历史上最大的未解之谜之一:同样是中国的虚拟歌姬,同样拥有精美的二次元形象,同样是以「VOCALOID」系列语音合成软件为基础的创作,同样拥有财力雄厚的公司支持,甚至两者在诞生之初,其使用的语音合成软件为完全不存在功能差异的同一个版本,即「VOCALOID3」,为什么最终流行起来的是「洛天依」,而不是时间更早的「东方栀子」?为什么「东方栀子」的开发商要遗弃她?

通过对「东方栀子」词条的查询,我们可以从极为有限的几个词条中提取出一个关键信息:她在出道之初遭遇了大量的抵制。现如今,对于「东方栀子」为何惨遭抵制,我们已经无从得知。笔者在此提出的猜想是:在「东方栀子」之前,存在另一个形象与之相似,且同样是基于「VOCALOID」系列语音合成软件的虚拟歌姬;「东方栀子」的形象被认为涉及抄袭,因此惨遭抵制。考虑到目前对于这一未解之谜的大多数热门猜想4均无法解释为什么更早的「VOCALOID」和「VOCALOID2」语音合成软件在历史界基本毫无研究价值5这一问题,笔者认为,自己的这一猜想尽管相当之大胆,但是确实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能够完美解释上述问题,形成逻辑闭环的猜想。

[无关内容已略去]

如果笔者的猜想成立,那么眼下只剩下一个问题,这位形象与「东方栀子」相似的虚拟歌姬是谁?作为资历比「东方栀子」和「洛天依」更加早的虚拟歌姬,为什么她如今销声匿迹,甚至连存在都被彻底抹去了?


附录CN-2139.2:
以下为2107年8月31日,Dr. Kcorena无故失踪约1小时后,搜索人员于其办公桌发现一录音装置。装置内部仅存有一份录音文件;以下为该文件复原后的内容:

其实挺奇怪的。

我们在这边看2139里的档案,北爱尔兰、印度尼西亚、新西兰甚至极地那边的因纽特人就都能受到这个东西的影响,去信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曾经存在。这不像是模因影响或者信息危害,或者任何这些五十年前就出现的单纯东西。

它们不是这么运作的。2139这东西有一套它自己的触发机制。这套机制我们也不是没见过……玄武号事件,都挺熟的了;多经典啊。

问题就是出在「初音未来」这个东西从来就没存在过这一点上。神灵的诞生、扬升这一现象其本身就需要大量的智慧生命体相信这一个体是神;够格神位,具有神力,能司神职。即使是虚拟的、不存在于现实中的形象满足了这点后,也可扬升为神;但,一个从未在历史中存在,理应不被任何人所知的形象,理论上是不可能靠自身的力量扬升的。

其实还是有很多令人疑惑的点;比如哪怕「初音未来」这个形象真的存在,她在人们心中到底能司什么神职,使什么神力……但这倒都无关紧要。本世纪之前基金会对于神灵和神格的研究还根本未曾开始,社会对于公众信仰这一方面的约束和塑造极其匮乏……只要有一批人真心实意地相信「这个东西就是神」,就有可能让他们信的那玩意钻了空子。多一个歌姬也不奇怪,更别说「歌姬」、或者说「虚拟偶像」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会吸引一大堆心智不成熟,或者是生活不如意的人来喜欢的。

所以不管怎么说,在研究已经基本推进不下去了的现在,对于这个项目本质的猜想只有两个了:

第一种,以前「初音未来」这个形象是存在的,但后来她以及与她相关的所有事物的存在都被抹掉了;

第二种,「初音未来」从虚无中诞生、从未存在过的形象靠着自身的力量扬升成神,并制造了这一系列的祸端,捏造了自身的形象,伪造了自己曾演唱过的作品,之类的……

相比起来我觉得第一种比第二种靠谱多了。

额……

我明白了。这么明显,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你想想,为什么发布时间比「洛天依」还要早一些的「东方栀子」惨遭抵制?再想想后者和「初音未来」相当相似的双马尾形象,怎么着都应该猜出些什么端倪了吧?

如果「初音未来」这个东西真的确实存在、并且扬升于50年前……那时候的基金会是不相信所谓「神格」的存在的。要是真的出现了什么神灵相关的异常影响,很可能真的被认为是模因;全球爆发的模因的话……要是真的出过什么事,那时候也只能是用那种东西来平息事端了。

是叫忽怠协议来着?

嗯……事情逐渐变得有趣起来了。

根据复原内容提供的线索对Dr. Kcorena进行搜寻后证明当前基金会内已知与「忽怠协议」有关的资料库内均未曾发现上述人员的踪迹。搜索结束后,调查小队接到报告称,上述人员失踪后不久,Site-CN-82-α内存在的一处时空共振转移器即有被人为操作过的痕迹,同时器械库内时间旅行所需的防护服亦有一件失踪。由于时空共振仪为限定权限四级或以上人员使用,结合目前掌握的信息可以断定Dr. Kcorena自发转移至了一未知的时间点;当前正在回溯并确认上述人员所转移至的时间及地点,以确保回收工作顺利进行。


截止记录目前,对Dr. Kcorena的回收工作已经完成。上述人员在被回收后声称自己已经获取到了能大幅推进SCP-CN-2139研究进程的关键资料,同时声称应立即停止有关SCP-CN-2139的一切研究,应尽最大可能将SCP-CN-2139内部有关个体「初音未来」及软件「VOCALOID7」的资料与公众、及一切「尚未得知SCP-CN-2139及其包含资料其概念」的人类个体隔绝。鉴于其发言前后矛盾,当前认为Dr. Kcorena可能在使用共振转移器的过程中受到了常见的震荡波及,以使其语言或行为逻辑出现了暂时性错乱。当前已暂时将其禁足于其办公室内部,不允许其接触研究相关团队或对项目的研究工作做出指示。但允许其撰写报告以理清其逻辑,并在将报告呈于T4议会后,由议会成员投票表决是否结束其禁足。


附录CN-2139.3: Dr. Kcorena于禁足期间的录音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