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zijian

这个战场已经死过很多人了,一个老兵对新兵说道。作为绞肉机一般的金陵战场,士兵冲锋倒下撤退,有些人会制一些简单的皮甲,但是依旧难以阻挡满天箭矢带来的死亡收割。
主将坐在帐中绰绰不安,金陵城久久不派粮草援兵,单靠这仅剩的几千人不知又能挡住对面十万大军的几次攻击,所以他准备到战场上亲自督战,只希望传令兵能够带来填补战场的“资源”。
金陵城中,传令兵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城主府感到有些不妙,于是骑上已经气喘吁吁的马奔向城南的粮仓。马终于倒下了,但是传令兵并没有看这位陪了他近十年的老朋友,他只看见空荡荡的粮仓和毫无希望的战争。

传令兵带回的噩耗已经慢慢在军中传开,即使主将斩了几个百夫长也难以遏制,恐慌,紧张的气氛在几千人中蔓延。主将只能被迫再抛下一些老弱病残来阻挡敌军的步伐,他现在只能期盼金陵城的城墙足够高,不然坚守待援,真的就是他们这几千人的墓志铭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