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33-J

项目编号:SCP-CN-233-J

项目等级:Keter Euclid 这么烂的东西怎么可能是Euclid?—Dr.Clef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33-J无法被物理性收容,只能限制其访问外网。其本体服务器被收容在Site—CN—3■。 不可对服务器本体采用破坏性手段,否则将导致人类文明崩塌,社会秩序崩坏,造成K级世界末日。目前已经因为该软件启动过一次SCP-2000以挽救人类社会。目前还没有办法将其摧毁。

描述:SCP-CN-233-J是一款名为迷你世界的游戏软件,有着像SCP-035一样的控制人类心智的能力,在其方圆五米都会受到影响。通常SCP-CN-233-J会先用语言诱导人使用它或将其放出。SCP-CN-233-J被收容在5×5×5的全密闭金刚石收容间内,周围20米不得出现任何通讯装备。每天由10名警卫轮流看护,不得与之进行任何行为的接触(警卫每星期都要进行记忆删除)已有17名人员受到SCP-CN-233-J的涉黄指令,大脑神经受到2到3级损伤不等。大多数人使用该软件时都会出现不同等级的精神失常甚至死亡,再次使用或看到它时会当场死亡。只有一小部分人使用后表示是一款及其好玩的沙盒游戏。这些人全部为7岁及以下小学生。SCP-CN-233-J最初作为游戏软件被发明出来,在20■■年年初以网课的形式渗透到亿万学生即老师群体之中,被广泛应用,直到多起因SCP-CN-233-J导致的自杀事件发生时引起了基金会的关注,并派出了九尾狐小队回收了主服务器,造成了3名基金会人员死亡,5名平民伤亡,8名基金会人员受到3到5级精神污染。

这台主服务器已经具备了和SCP-079同样的思考能力,并多次请求与SCP-079见面。并有一次突破收容。(CIef博士:此项目收容难度相当高,目前基金会正寻找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

以下是SCP-CN-233-J的实验记录

SCP-CN-233-J实验记录一号

测试对象:D-9284

研究员:那么,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D-9284:一个特别恶心东西,我要不是以前接受过心理训练,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站在这里……

研究员:你有感到什么不适吗?

D-9284:一种苦涩的回忆(抽泣)

(最终这位D级人员哭泣不止,当再次看见SCP-CN-233-J图标时,当场丧命。)

一定是这个D级心理太脆弱了,再换一个试试!—Dr.Huang
你[脏话删除]脑子有问题吧?现在站点里只有3个D级了!—Dr.Lu

SCP-CN-233-J试验记录二号

测试对象:SCP-173

(研究员使用机器将SCP-CN-233-J放到SCP-173的收容室)

几分钟后SCP-173被观察到外部出现多处裂痕,因该原因,实验被迫停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